2018年2月2日 星期五

【世界民族史】橫斷大陸的印歐民族

舊世界的民族遷移,對於研究歷史與歷史語言學,都有重要意義。「印歐民族」或是「印歐語」(Indo-European)便是一個其中一個最常出現的概念。「印歐」者,分別指「印度」與「歐洲」;然而稍稍有地理知識的人,都知道兩地相隔甚遠,中間有中亞大草原與歐亞邊境。「印歐」這個名稱聽起來就像是風馬牛不相及的兩種東西,到底為何竟被放在一起去稱呼一個古民族和語言呢?(聖經故事中的巴別塔很可能是改編來自於印歐人的遷移典故;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撰文:陳子煒

舊世界的民族遷移,對於研究歷史與歷史語言學,都有重要意義。「印歐民族」或是「印歐語」(Indo-European)便是一個其中一個最常出現的概念。「印歐」者,分別指「印度」與「歐洲」;然而稍稍有地理知識的人,都知道兩地相隔甚遠,中間有中亞大草原與歐亞邊境。「印歐」這個名稱聽起來就像是風馬牛不相及的兩種東西,到底為何竟被放在一起去稱呼一個古民族和語言呢?

印歐語是歐亞大陸四大語言系統的一支(其餘為突厥語、閃米特語、及漢藏語),也是產生了最多分支和語言的一支。印歐語可分成兩大分支:一支為歐洲語系,另一支為印度—伊朗語系。歐洲派系重要分布包括東至高加索地區的古亞美尼亞語、以及歐洲大部分的語言,例如希臘語、羅曼語系、日耳曼語系、以及斯拉夫語系等。而印度—伊朗語系中,又包括了古波斯語、梵文、以至於今日西起伊朗,東至北印度與孟加拉等語言。最東的一支傳至天山南北路,中國古代所謂西域諸國如「龜茲」等,所使用的吐火羅文,便屬於這支語言。


「墳塚假說」想像中的印歐人的原居地與遷移:原始居所(紫色);公元前2,500年的遷移(深橙);公元前1,000年的遷移(淺橙)。(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那到底為何會這樣呢?考古學者從墳塚設計,以及戰車(印歐人被認為是最先使用戰車的民族)的使用情況,提出了著名的「墳塚假說」。估計印歐人的祖先是居住於高加索一帶的古代民族,在公元前第三個千年,印歐人的遠古祖先開始分成兩支向外遷移,一支往東的成為了日後的伊朗—印度語系民族的祖先,另一支往西到達歐洲。最先到達歐洲的可能是希臘人,以及後來的高盧人,他們佔領了大部分的歐洲土地,取代了原有的民族。後來印歐民族又再分成幾波繼續移民,包括日耳曼和斯拉夫人,這也是為何歐洲的移民總是從東方而來。


今日使用印歐語系的民族分布圖:羅曼語系(土黃色);日耳曼語系(紅色);克爾特語系(橙色);斯拉夫—波羅的語系(綠色);希臘語(黃色);阿爾巴尼亞語(水藍色);亞美尼亞語(紫色);印度—伊朗語系(深藍色)。(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印歐語的「發現」

印歐人是個人類學/考古學的假說,當然我們沒有任何很實質的證據說明這一切。最初令人將「歐洲」與「印度」這兩個概念聯想在一起的,也是一個意外。18世紀,英國的東印度公司開始殖民印度,接着也有學者開始研究當地的文化語言。在研究印度北方古語「梵文」的過程中,很多語言學者發現於他們所熟知的歐洲語文非常相似。在不斷研究彼此下,語言學者提出了一個非常大膽的想法,亦即是今日已成通論的「印歐民族和語言」假說。有部分學者更著手重建古代印歐人的語言,稱此假想語言為「原始印歐語」(Proto Indo-European Language)。


梵文啟發了歐洲學者研究印歐同源的想法。(網路圖片)

例如:
梵文:agni(火) / 拉丁:ignis(火)梵文:dā – dadāti(給予)/ 希臘:didōmi;拉丁:do(給予)
當然今日即使同為印度語言所衍生的不同語言,在數千年的演化後,也已變得難以辨認,幾乎只有熟知語言演化的學者才會知道。聖經所記載的「巴別塔」故事,指人類因為建造巴別塔而遭神所處罰,結果族群四散,人們分成不同部落,此後彼此所說的語言也互相不通。有人甚至認為這個故事很可能就是從印歐民族遷移的過去而成的故事。

 更多民族遷移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