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10日 星期三

東歐中世紀頭銜——君主篇|書史

在《十字軍之王2》(Crusader Kings II)一類的遊戲當中,東歐的封建君主就像西歐擁有類似的封建等級。然而在歷史上,東歐的貴族社會與西歐封建頗為不同,實在難以完全套用西方的模式去理解。簡單而言,東歐的秩序仍以東羅馬帝國為中心,而行政與軍事制度並沒有完全日耳曼化,保留了很大的帝國色彩。故此東歐的頭銜應該有其獨特的理解方式。(俄羅斯的伊凡四世向英國大使展示其財富;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撰文:陳子煒

在《十字軍之王2》(Crusader Kings II)一類的遊戲當中,東歐的封建君主就像西歐擁有類似的封建等級。然而在歷史上,東歐的貴族社會與西歐封建頗為不同,實在難以完全套用西方的模式去理解。簡單而言,東歐的秩序仍以東羅馬帝國為中心,而行政與軍事制度並沒有完全日耳曼化,保留了很大的帝國色彩。故此東歐的頭銜應該有其獨特的理解方式。

在西歐部分我們提過封建社會【注1】來源自日耳曼的部落社會制度,但東歐的移民歷史跟西歐不盡相同。東歐的斯拉夫人移民雖然對東羅馬帝國也形成了很大威脅,但帝國並沒有因此滅亡,故此中世紀早期東歐的政治秩序尚能以帝國為中心。帝國的政治從來沒有官方承認過世襲制度,故此也不存在西歐式的世襲封號。


西歐封建頭銜:

君主篇
封臣篇

不過當然,帝國或是東歐本身並非完全沒有受到封建社會的影響。在8世紀以後,以地主自由農為依歸的兵役制度就開始建立。又例如在11世紀以後,東羅馬帝國更會將稱為「pronoia」的特權賞賜予臣下,將屬於帝國的部分收入來源(土地)暫時交托他人。【注2】而隨着東羅馬帝國的衰落,以及波蘭、立陶宛等具有西方色彩的勢力在東歐擴張,才使中世紀後期東歐的貴族頭銜漸具西方色彩。

本篇會先首先一下東歐的君主頭銜。

皇帝(英:Emperor;希:Basileus)
女皇(英:Empress;希:Basilissa)【注3】 

帝國(英:Roman Empire;希:Basileia tōn Rhōmaiōn)

東歐與西歐君主頭銜最大分別在於東歐基本上並沒有類似於西歐「皇帝」與「國王」的分野。在傳統的秩序中,只有一個人可以稱「皇帝」,也就是東羅馬皇帝。西方傳統的羅馬皇帝稱呼以拉丁文為基礎,包括「Imperator」、「Caesar」、「Augustus」等。東羅馬早期雖也保留了拉丁文的稱呼,但由於帝國漸漸希臘化,稱號也變為以希臘文為主。希臘文中最固定使用的稱呼是「Basileus」。此字在希臘文中意指「國王」,在古典時代泛指所有世襲國王(如斯巴達的雙王),到東羅馬專用於指羅馬皇帝。

除此之外,皇帝的另一稱呼為「Autokratōr」(獨裁者)【注4】。由於傳統上羅馬皇帝官方上從來不是世襲君主,而是由元老院推舉;很多皇帝會於在位時將其兒子(或繼任人)加封為共治皇帝(其實在西歐早期也很常見)。在此情況下地位較高者一般會以「Basileus Autokratōr」稱之。


東羅馬的女帝佐伊(Zoe)與其夫君皇帝君士坦丁九世(Constantine IX)的浮雕,左上就寫有「Autokratōr...Basileus Rhōmaiōn」(獨裁者…羅馬人之王),右上就寫有「Eusebestatē Augousta」(最為虔誠的奧古斯都)。(圖片來源:Encyclopedia Britannia)

皇后(皇帝的配偶)一般稱為「Basilissa」,也會再加上「Augousta」(奧古斯都的女性版)的稱呼。但女帝伊琳娜(Irene)卻於某些場合使用過男性所用的「Basileus」以突顯其皇帝身份(非單純是配偶)。【注5】

凱撒(英:Caesar;希:Kaisar;斯拉夫語:Czar / Tsar)
女凱撒(希:Kaisarissa;斯拉夫語:Czarina / Tsarina;俄:Tsaritsa)

要解釋這個封號非常複雜。在西方傳統中,「凱撒」就等於皇帝。然而在東羅馬「凱撒」漸漸轉為一個非世襲的封號,作為尊號封給帝國中重要的人物。705年,查士丁尼二世封保加利亞汗泰菲爾(Tervel)此號。此後「凱撒」漸漸成為斯拉夫文化圈中尊貴的君主頭銜「Czar / Tsar」。保加利亞與塞爾維亞的君主都曾自稱「凱撒」。


保加利亞的西美昂一世(Simeon I,在位:893至927年)開始自稱為「凱撒」。(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在東歐的脈絡下,「凱撒」比起東羅馬皇帝要低級(畢竟皇帝是封出此號的人),但我們也不能將東歐的「皇帝」(Basileus)與「凱撒」(Caesar)對應西方的「皇帝」(Imperator)與「國王」(King)。始終「凱撒」也是帝國之物,很多東歐君主在沒有條件下不會自稱為「凱撒」。俄國的雷帝伊凡四世(Ivan IV)在統一俄羅斯諸部後才於1547年加冕為「凱撒」(Tsar)。

我們一般將俄國的凱撒譯作沙皇,稱之等於西方的皇帝,但嚴格而言這樣並不正確。如前所述,凱撒在東歐要比皇帝地位低。俄國的彼德大帝在北方戰爭戰勝後的1721年,才正式自稱為「皇帝」。不過他此時並沒有起用希臘式的「Basileus」,而是使用拉丁文的「Imperator」(可能以此加強俄國與西歐社會的關係)。


俄國彼德大帝在大北方戰爭的勝利改變了東歐的勢力平衡。圖為彼德大帝於1709年的波爾塔瓦(Poltava)會戰中大勝瑞典軍。(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君主(英:Prince;斯拉夫語:Knyaz;波蘭語:Książę)
女君主(英:Princess;斯拉夫語:Knyaginya;波蘭語:Księżna)

東歐的君主如果不稱凱撒,一般就自稱「君主」。斯拉夫語的「Knyaz」來自於早期日耳曼語的「國王」,故此從語源上看,它才是「國王」,但英語一般卻譯作「君主」(Prince,有關於此字請參考前篇)。中世紀俄羅斯諸國就多自稱為「君主」,英語就多譯作「Prince」。在理論上,此封號又要再比「凱撒」為低,可算是東歐最為低級的君主頭銜。


早期的俄羅斯君主自稱為「Kynaz」,包括著名的亞歷山大涅夫斯基。(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然而,在東西歐封號交會的波蘭,「Książę」(波蘭語的Kynaz)一詞就對應西歐封號的「公爵」(Duke),可以向波蘭國王稱臣。從此可見,「Kynaz」又似乎要比西歐的「國王」(King)要低級(雖然兩者的名稱來自於同一字根),這也難怪英語不直接將此字譯作國王。

注1:要討論何謂封建社會是個非常複雜的問題,在此很難具細無遺地說明。「封建」的最基本概念是君主以土地交換封臣的忠誠與服務,但單是形式上的賞賜封地並不一定具有封建精神。封建社會的根本在於結合軍事與社會的控制,並以世襲土地作為這種控制的象徵。土地本身不單是賞賜,而是結合了權利與義務的「關係證明」。
注2:「Pronoia」原為暫時性,主要用於支付官員的薪金,在13世紀後便開始有世襲的情況,形式上更似西方的封建。不過我認為「pronoia」只是形式上像封建,其精神跟封建頗有差異。但「pronoia」的例子頗常被引用,故此本篇還是列出以供參考。
注3:由於東歐的女性君主實在不普遍,女性君主稱呼一般只代表君主配偶。
注4:其他稱呼包括「Kurios」(主人)、「Sebastos」(尊貴的,對應August)、「Sebastokratōr」(尊貴的統治者)等。
注5:像波蘭女王雅德維加(Jadwiga)也常使用拉丁文男性國王稱呼的「Rex」。在西歐傳統中常稱女性君主不因其夫婿而得到某些封號為「suo jure」(拉:因她自己的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