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4日 星期四

【日本戰國】大名除了作戰外的三大煩惱︱胡煒權

提到日本的戰國時代,最深刻的印象當然是連綿不斷的戰爭。但戰國的領主們除了戰爭之外,他們日常也有很多不同的問題需要處理。戰國時代的「戰國大名」究竟是怎樣統治他們的領國,同時又面對了什麼問題,今天的課會集中討論大名與百姓領民、家臣、宗教的關係,最後再看看大名自己的生活費的問題。(三方原之戰時的德川家康畫像;德川美術館圖片)

撰文:胡煒權

提到日本的戰國時代,最深刻的印象當然是連綿不斷的戰爭。但戰國的領主們除了戰爭之外,他們日常也有很多不同的問題需要處理。戰國時代的「戰國大名」究竟是怎樣統治他們的領國,同時又面對了什麼問題,今天的課會集中討論大名與百姓領民、家臣、宗教的關係,最後再看看大名自己的生活費的問題。

在開始進入本題之前,首先要說明一下「戰國大名」這個專有名詞。「戰國大名」的「戰國」來自於武田信玄所說的「如今戰國之世」一句,然後明治時代的史家以那個戰亂不堪的時代,跟中國的戰國時代很相似,於是便稱呼那個時代為「戰國時代」。

因此,「戰國大名」其實這只是日本學術界進一步說明「戰國時代」時,稱呼當時的武士統治者的學術用語,那個時代的人們跟大名本身,都沒有「戰國大名」的概念。大名是指「大名主」也就是大領主的意思,「大名」也指高級的武士家族的意思,它的相反詞就是「小名」,即小領主、相對低級一點的武士家族。

大名與領民:這麼近那麼遠的關係

那麼當時的人們是怎樣看待這些領主的呢?戰國大名之中有不少是在當地從小領主慢慢發展成大諸侯的,而且在那個時代,這些領主們通過攻伐、強搶等手法獲得對手的土地,因此當地的百姓對領主的輪替不以為然,但站在戰國大名的角度來說,控制領民是統治的關鍵因素之一。

在當時,大名掌控領國的兩大手段,一是檢地(有關檢地的誤解以後再詳說),二是諸力役,大名通過這兩種媒介去確保獲得足夠的收入,充當戰爭、領內民政建設等。


領主最大的煩惱當然是領民。(網路圖片)

雖然戰國大名的權限比較大,管治的滲透力比室町時代的守護大名強,但不代表大名便能對百姓予取予求。在當時,大名的軍隊大部分的士兵還是農民,並且是通過各地的小領主,也就是家臣去召集,因此,大名只能間接地動員百姓,而百姓們也因此對大名的效忠是出於契約的關係,力役兵役與大名的保護、糾紛調停,以及借貸借種子等等。所以,大名與領民之間的紐帶,除了大名直轄領地外,一般來說是關係很疏離,大名即使被換下場,被消滅,對領民的影響其實很小的。

家臣:既是幫手又是威脅

比起領民,大名跟家臣的關係是相對緊密的。以前我們已經說過,家臣是分成三種的。一種是代代伺侯大名家族的家臣,稱為譜代,另一種是剛加入的「新成員」,稱為「新參」,身分地位比較低的,還有一種也是新加入,但原來是跟大名差不多地位的領主,現在要借助其保護或支援的,這種要外樣。

參考文章:日本戰國的主從關係

至於外樣及新參,則是外部的人新加入成為家臣,前者前身可能身分地位跟新老闆差不多,只是現在自己不如新老闆,或者需要他保護才加入的,所以本來就是求利為主,後者的新參也是才加入主君家,雖然地位低,但由於以前也沒有跟老闆有什麼交結,所以也沒什麼感情,隨時都有來去的自由。

所以,在戰國時代,家臣的忠誠也要看身分的,能夠而且應該為主君拚命的,只有最早伺候的家臣,其他的「菜鳥」則沒有這種強制性。反過來說,這些「菜鳥」想升值,就必須從自己開始一代代子孫的去盡忠職守才行。


戰國大名最親近可信的家臣多是世代效忠的古參。(網路圖片)

另一方面,為了讓家臣安心留效,主君們便要努力表現,成為一個有安全感的老闆,值得信賴和跟隨,擴張領土,介入糾紛成為戰國大名的課題,間接也助長了戰爭走向長期化。

那麼,背叛了的家臣是否都沒有好下場呢?其實不然,背叛者活的好好的大有人在,只是我們問為什麼家臣不離開,而是選擇背叛的時候,要知道家臣的背叛不一定都是深思熟慮,也不一定都是為了取而代之。他們的叛變可能是為了家族的利益,為了面子等等,真正想取而代之的除了極少數直接弒君外,大部分都是趕走主君,另立新主,自己做幕後操縱者,然後又要努力地扮演好老闆的角色。

因此,戰國時代的忠與叛其實並沒有一個實際的表象,每一個個案都有不同,但唯一肯定的是戰國時代會嘗試利用法制以及關懷、剛柔並濟地減少家臣的反叛,到了戰國時代最後期,即信長快掛了的時候,幾乎沒有再出現什麼大型有名的叛變事件,證明戰國大名已成功地防治了這個「傳統流弊」。到了江戶時代再用身分階級加以鞏固。

讓大名如履薄冰的宗教管理

除了領民和家臣外,戰國大名另一個要小心管理的,就是宗教團體。這不僅是宗教信仰政策問題,還關係到民政及民心。需知道當時的百姓武士大部分都是佛教徒,只是不同宗派,一旦大名在政策上過度向一個宗派傾斜,那麼感到地位及利益受損的其他宗派便會有可能動員教徒群起反抗。

同樣道理,大名的統治未及鞏固而又在民政上做的太高壓、苛刻,導致小領主、寺院等叫苦連天時,也會有可能動員百姓反抗,也就是史稱「一揆」的農民暴動的基本成因,有名的加賀一向一揆的本質就是百姓被捲進大名的戰爭後順勢在宗教勢力的主導下發起了武裝暴動,控制了地區的管治權。


宗教相關的一揆對戰國領主有甚大影響。例如著名的一向一揆更可以據地自立。(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因此,大名在管制宗教勢力,尤其是善於鼓動民眾的宗教派別都會進行徹底的打壓,京都的天文法華一揆,徳川家康對三河一向一揆、信長對長島一向一揆等都是有這種含義。事實上也證明,成功壓服極端、活躍又會挑戰領主統治的宗教派別對於進一步鞏固領國的支配有著積極作用。

相反,對著一些有神聖性又廣泛受到尊崇的寺院,大名會大加保護,除了政治目的外,也是要宣示自己有能力保衛、崇敬當時人們(包括大名自身)的精神支柱,作為大興文教的政策之一,對於給予家臣、領民以及宗教界的安全感意義重大。


本文得作者授權轉載和編輯。原文題為「戰國大名不易當!比打仗更煩惱的是? 」,載於「戰國史專欄X戦国史コラム」

 更多日本中世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