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24日 星期日

聖誕節與冬至的太陽崇拜︱書史

說起聖誕,相信有不少人都已經知道聖誕並不是真的耶穌的出生日。「Christmas」一詞,本來就是「Christ」與「mass」二字合成,即「基督的節日」,並沒有說就是耶穌的生日。至於耶穌真的出生日,由於這個問題沒有什麼定論,而且有點離題,我在此不再討論了。由於耶穌被「選定」於12月25日出生,故此在剛好9個月前的3月25日(同時也是古時的春分節)被定為「聖母領報節」(Annunication,即聖母受孕)。(公元325年基督教第一次尼西亞會議確立了慶祝復活節的時間,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撰文:陳子煒

說起聖誕,相信有不少人都已經知道聖誕並不是真的耶穌的出生日。「Christmas」一詞,本來就是「Christ」與「mass」二字合成,即「基督的節日」,並沒有說就是耶穌的生日。至於耶穌真的出生日,由於這個問題沒有什麼定論,而且有點離題,我在此不再討論了。由於耶穌被「選定」於12月25日出生,故此在剛好9個月前的3月25日(同時也是古時的春分節)被定為「聖母領報節」(Annunication,即聖母受孕)。

所謂的聖誕節,其實就是「冬至節」。星體運行對古代人有非常重要的意義,大部分的宗教,以及其節慶,都與星體運行有關。冬至(北半球)是一年之中太陽照射最短的時候,可說是冬季的正中間。在緯度高的歐洲而言,冬至的時候白天比想像中更要短。漫長的黑夜與寒冷對古人而言是相當可怕的,古代人也會因此而向舉行祭典向神明祈求光明。由於冬至的特質,故此它亦成為不同宗教和傳統的特殊日子。


19世紀畫家筆下的羅馬日節慶。(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聖誕節在中世紀英國也是代表冬季的節日:
米迦勒節:英國中古的開學日與收稅日

有部分讀者或許可能已發現,聖誕節與冬至節並不在同一天,前者是12月25日,但後者卻是12月21日的前後一天(此為標準時間,但東亞地區因為時差關係一般在22日的前後)。但本身兩者的而且確是發生在同一天。聖誕節定節於羅馬帝國時期的公元4世紀(第一次紀錄聖誕節為公元336年),當時的羅馬使用的是儒略曆將12月25日視為冬至日。【注1】

有關於儒略曆運算問題可參考:

消失的十天:從儒略曆到現代公曆

基督與太陽神

雖然很多人早知道聖誕節並非耶穌出生日,但為何選擇冬至節作紀念日也引起不少人的猜想。18世紀一位德國新教徒認為這來自於羅馬一個傳統節慶「不敗太陽誕生節」(Dies Natalis Solis Invicti)。在羅馬神系當中,「不敗的太陽」(Sol Invictus)是太陽神的稱呼(阿波羅雖與太陽有密切關係,但早期並非太陽神),在4世紀開始選定在冬至日的12月25日舉行。由於冬至之後,日照時間會日漸增加(一直均夏至為止),故此在冬至慶祝太陽出生甚有關連。不過此說普遍被認為有漏洞。慶祝太陽節的傳統不早於4世紀中葉,但基督誕生於12月25日的講法於3世紀已有(定節是4世紀),故此這假說在時間上不太吻合。


異教羅馬所信奉的「不敗太陽神」的形象與後來基督的形象甚為相似。(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另一種說法認為聖誕節來自於一個更傳統的節日「撒頓節」(Saturnalia)。撒頓節在羅馬傳統中是慶祝農業之神的節日,有非常久的歷史。傳統的撒頓節在12月17日至23日,雖然時日與冬至日「好像」有所偏差,但假若我們考慮到這個節日悠久的歷史,它與冬至竟能巧妙的對上。由於早期曆法的混亂,冬至很可能撒頓節期間舉行【注2】。這節日在聖誕節成形時還存在,普遍認為它的形式與慶祝典禮對日後的聖誕節有很大的影響。

從這些證據我們幾乎可以肯定的是聖誕節與冬至日有密不可分的關係。著名神學家聖奧古斯丁(St. Augustine of Hippo,354至430年)解釋耶穌在這世上日間(光)最少的時候出生,然後日子(光)慢慢增長。耶穌與太陽有極為相似的特質,在聖經中有相當多的類似含意,如約翰福音中的著名段落「爾(耶穌)乃世之光」。在舊約最後一卷的瑪拉基書也有關於太陽升起的預言。事實上,神學研究者本身就認為亞伯拉罕一神宗教受到埃及太陽崇拜非常大的影響。可以說,基督信仰與太陽有着深厚關係。


基督的形象與太陽相當吻合。(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更多天文相關文章:
太陽曆與太陰曆
 
注1:要確切計算歷史上的分點需要複雜的計算,我確實無法解釋。但根據公元一世紀的記錄,冬至的確在12月25日(儒略曆於公元前46年執行)。

注2:在公元46年儒略曆前面世前,羅馬的曆法執行相當混亂。當時一年只有355天,每兩年會加上一個中間月(intercalais)以調整日數。但實際執行時,負責掌握中間月增減的司祭會因政治原因而放棄增加中間月,故此當時的曆法非常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