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3日 星期五

【宗教改革500周年】影響深遠的西發里亞模式

1648年各國代表在德國的西發里亞為三十年戰爭協議和平,為全歐洲的宗教戰爭劃上了句號。一般認為「西發里亞和議」為百多年以上的宗教改革的結束,成功為基督新教爭取了在歐洲的法定地位。但除此之外,和議也確定了近代歐洲的政治秩序,稱之為「西發里亞模式」。到底它有何特點呢?(簽訂明斯特條約;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撰文:陳子煒

1648年各國代表在德國的西發里亞(Westphalia;德:Westphalen)為三十年戰爭協議和平,為全歐洲的宗教戰爭劃上了句號。一般認為「西發里亞和議」為百多年以上的宗教改革的結束,成功為基督新教爭取了在歐洲的法定地位。但除此之外,和議也確定了近代歐洲的政治秩序,稱之為「西發里亞模式」。到底它有何特點呢?

三十年戰爭

「三十年戰爭」(1618至1648年)是近現代歐洲史上一個至為激烈的大戰。以當時歐洲的人口規劃以及世界而言,可算是第一次的「世界大戰」。三十年戰爭是宗教改革所產生的後遺症,也是一連地區性宗教鬥爭結合起來全歐洲性戰爭。1555年,神聖羅馬皇帝與新教聯盟簽署《奧格斯堡和約》,雖然定下了「誰的地區,依誰的宗教」(拉丁:cuius regio, eius religio)的宗教包容政策,但只是為宗教戰爭作了一個小的緩衝,並沒有解決問題。

背景:歐陸風雲的序幕

在德國地區以外的地方,混和了宗教元素的政治鬥爭依然持續。法國在1560年開始陷入宗教內戰,天主教徒與新教徒互相殺伐,一直到1598年法王亨利四世頌下《南特敕令》內亂才告一段落。1567至68年之間,西班牙屬下低地十七省(今荷蘭和比利時地區)的加爾文宗徒爆發了反對西班牙統治的獨立戰爭(1568至1648年的八十年戰爭,後半部分與三十年戰爭重疊),到1609年才暫時停火。1585年,信奉新教(聖公宗)的英國又乘機介入低地戰爭而與西班牙開戰,一直到1604年才告一段落。與中世「一對一」的戰爭非常不一樣,這些戰爭之間彼此互相扣連,國家之間也為下一步的作戰互相勾結拉攏。由此可見,歐洲各國之間以宗教為導火線,開啟進行多國混戰的先河。


西班牙與荷蘭的八十年戰爭幾乎橫跨整個宗教戰爭時段。圖為1625年西班牙屬的低地軍隊攻陷荷蘭控制的布雷達(Breda)。(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德國地區在沉靜數十年後,矛盾又於17世紀初開始升溫。雖然天主教與新教兩派支持者表面上還算和平,但雙方在水面下互相仇恨和爭奪勢力。終於在1618年透過波希米亞(即今捷克地區周邊)新教宗徒起義為契機,神聖羅馬帝國又再爆發內戰。在宗教改革的氣氛下,歐洲諸國並不視此為他人之事,並想籍機擴大自己的影響力,在1618年以後的30年間,全歐洲各大勢力分成兩大派進行了全面的戰爭。長年的戰爭,使諸國財政竭蹶,大量成年男子死亡,在互相不能取得明顯勝利的時候,最終在1648進行了「西發里亞和議」【注1】令歐洲回復平靜(雖然個別國仍繼續交戰了十餘年)。


三十年戰爭的勢力圖。(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西發里亞模式與現代歐洲

這次和議吸受了百多年宗教戰爭的深刻教訓,從多方面着手試圖訂立一個理想的歐洲平衡。在宗教方面,它再重申《奧格斯堡和約》中「誰的地區,依誰的宗教」的精神,並擴大至整個歐洲。而且經歷了百多年加上如此慘烈的戰爭,各國也開始厭倦為宗教而戰。事實上,法國在三十年戰爭的立場就充份體現了在政治考慮中幾乎無視了宗教問題。在1598年,法國雖然回復天主教國家的身份,但為了政治考量它卻參加了新教方。此後宗教問題漸漸遠離政治,並成為近代歐洲的精神之一。

另一方面,三十年戰爭參戰的國家甚眾,包括帝國、西班牙、葡萄牙、意大利諸邦、低地、法國、英國、丹麥、瑞典,以及波蘭和俄國等聲援外圍勢力。作為結果,帝國和西班牙等舊的強權沒落,法國、英國、瑞典、瑞士、荷蘭等新勢力崛起。【注2】在勢力重新分配後,歐洲漸漸得到一個勢力平衡的局面(法國為諸國中最強盛),而它們也認為維持這種沒有任何國家能有明顯優勢的微妙平衡可以維持和平。這確立了往後數百年歐洲的「勢力平衡」(balance of power)思想,一直到二戰後的冷戰對立才告一段路。而勢力平衡又同時埋下了下一次歐洲全域大戰——1700年爆發的「西班牙王位繼承戰」的伏線。


1648年後的歐洲勢力圖。(圖片來源:Reddit

最後,各國對於戰爭時在別人國家後方進行干預感到非常危險,因而也確立了「主權思想」。簡單而言,每個國家的主權都不由外國干預,而國家與國家之間無論大少在外交場位也應有對等的地位。這稱之為「西發里亞主權體系」的思想自此成為國際關係的中心思想之一,甚至一直沿用至今。

注1:「西發里亞和議」是《明斯特條約》(Münster)和《奧斯納布魯克》(Osnabrück)兩條條約的總稱。前者為神聖羅馬帝國與法國及各自的盟友所簽署、後者為帝國與瑞典及各自盟友所簽署。由於兩條條約都在德國的西發里亞地區簽訂,故得此名。

注2:當中一些國家與瑞士聯邦、北意大利一些城邦都得到獨立的地位。


宗教改革500周年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