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3日 星期一

【日本戰國】魔王信長背後溫情一面

織田信長殺人無數,冷酷無情的形象早已深入民心,有關他的真性情的記述卻十分少,也間接地加深了人們對信長的負面認知。事實上,我們能發現信長寫給親人跟家臣的私人書信並不多,使後世的我們更難去窺探信長的內心世界。(信長與家臣觀看相撲大賽;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撰文:胡煒權

織田信長殺人無數,冷酷無情的形象早已深入民心,有關他的真性情的記述卻十分少,也間接地加深了人們對信長的負面認知。事實上,我們能發現信長寫給親人跟家臣的私人書信並不多,使後世的我們更難去窺探信長的內心世界。

話雖如此,也不是毫無線索的。只是很讓人驚訝的是,透露信長的真性情一面的竟然是他跟秀吉及其妻寧寧(北政所)有關。事情是這樣的,天正4年(1576年),當時已貴為近江長濱城城主的秀吉為了側室的問題與大老婆寧寧吵架,於是生氣的寧寧便藉着探望信長,送伴手禮的機會向信長哭訴夫妻不和的問題。這個橋段也在2002年的大河劇《利家與松》中有提及。


以《戰國無雙2 Empire》的人物設定為基礎所繪有關於寧寧向信長投訴秀吉的一幕的同人插圖。(網路圖片;作者:1014)

在那個時代,理學思想的男尊女卑還沒成型,男女之間相對比較平等。結婚、離婚、再婚都比較自由,而家臣與主君之間也因應關係,相互介入對方的私事。從另一個角度來說,家臣妻子的娘家也很大機會是主君的家臣,因此主君出手解決夫妻問題,雖然在史料上不常見,但也不是不正常的。

回到本題,雖然我們現在已經不知道寧寧跟信長哭訴的具體內容,但信長聽到寧寧的哭訴後,特意寫了一封頗長,大部分用日語假名書寫的私信給寧寧。當時男性寫給女性的書信,都主要用假名,配上重要常用的漢字書寫,這跟女性主要學習假名,少學漢字有關。書信中最引人入勝的一節如下:



這次你來的時候,我發覺你比上次漂亮不少了,藤吉郎(秀吉)總是那麼抱怨,實在是不可理諭的行為。去哪裡找,也再找不到好像你這樣的女性,對藤吉郎那隻禿鼠來說,你是世上難求的了。

這恐怕是現時唯一一段信長對女性的讚美,也是唯一信長大談夫妻之道的書信。信長給足了寧寧面子後,接下來就開始轉移到教諭寧寧怎樣當大老婆:
 

從今以後,你要挺起胸膛,要有當大老婆(原文「上樣」)的風範,要勇敢寬容才行。但是,既然是當老婆,即使有些事情不說不快,也不要衝口而出,要好好侍候丈夫,這才是當老婆的本分。

用現今的角度,信長這樣說恐怕會被控歧視女性,大男人主義吧?不過在那個時代,比起「男尊女卑」,「男外女內」的價值觀早已根深柢固,夫妻各司其職,才能保證家庭的安穩,這樣才能為主君效忠奉公。

這書信到了最後還有一小段文字,顯示了信長少見的一面:
「這封書信你記著也要讓秀吉好好讀!」

所以,其實這封信是信長藉著回覆寧寧,把話帶給秀吉知道,讓秀吉知道自己的立場,也避免了君臣當面談家內事的尷尬,當然,那時候的秀吉也忙著近江等地的平定戰,根本不需要為此特意趕到安土來接受教訓吧!

 
信長寫給寧寧的書信。(網路圖片;個人收藏家)


無論如何,這封書信的存在雖然不能幫助我們斷定,信長是否也會介入其他家臣的家內事,但起碼可以推斷信長也不是天天只知道要「天下布武」,不吃人間煙火的戰爭機器,他的溫情一面還是有待挖掘的。


本文得作者授權轉載和編輯。原文題為「婚姻輔導員?織田信長教你怎樣當老婆! 」,載於「戰國史專欄X戦国史コラム」

 更多日本中世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