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3日 星期五

【經濟史】南海公司泡沫和英國黨爭【上】

南海泡沫(South Sea Bubble)是1720年發生在英國的一次嚴重股災,令數以千計股民血本無歸,慘烈程度較九七亞洲金融風暴、零七全球金融危機毫不遜色。傳說中甚至連牛頓也炒燶南海公司股票。正因這次事件牽連者眾,以致它經常成為後世講述人性貪婪和制度腐敗的反面教材。(南海公司的股票大堂;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撰文:無名氏暨有心人 
“I can calculate the motion of heavenly bodies, but not the madness of people.” Sir Isaac Newton

南海泡沫(South Sea Bubble)是1720年發生在英國的一次嚴重股災,令數以千計股民血本無歸,慘烈程度較97亞洲金融風暴、07年全球金融危機毫不遜色。上面那句「我可計算天體的運行,但不能計算人的瘋狂」的金句,正是傳說中牛頓炒燶南海公司股票後發出的感歎。正因這次事件牽連者眾,蟹民無數,以致它經常成為後世講述人性貪婪和制度腐敗的反面教材,用來告誡股民不要在股市過於貪心云云。然而,美國學者Larry Neal發前人之未見,以計量金融的角度重新評估南海泡沫,並得出南海泡沫為一「理性的泡沫」,形成只是由於南海公司股票在1720年春、夏之交加速上升,其視角值得注意。【注1】遺憾的是,筆者數學自中學以來便長年不合格,對計量金融實在有心無力,因此本文嘗試以政治史的角度切入,探討當時英國之政治局勢、黨爭對金融的影響。

 

成立南海公司的羅拔.哈利。(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英格蘭作為歐洲最早實行君主立憲的國家。自1688年發生光榮革命(Glorious Revolution),新王威廉三世與共治者,其妻瑪麗二世通過《權利法案》(Bill of Rights)後,議會政治的傳統更形強化,國內政治大多數時間皆由輝格(Whig)、托利(Tory,即現今保守黨前身)兩大黨中的執政黨所組成的內閣執掌。因兩黨不論在理念、成員身分、政見等方面均有顯著差異,以致紛爭不絕。在「威廉與瑪麗」一朝,英格蘭大部分時間皆由輝格黨執掌,但此局面在瑪麗二世之妹,安妮女王(Queen Anne)一朝開始發生變化:托利黨先後在1710和1713兩次下議院大選大勝,獲得執政黨的身分。尤其值得我們注意的是,當托利黨在1710年取得國內政治之控制權後,就任第一財政大臣(First Lord of the Treasury,約同現今首相)、托利黨的羅拔.哈利(Robert Harley)【注2】即於翌年(1711年)成立了南海公司。

哈利此舉並非偶然,應代表托利黨一直以來試圖打破輝格黨獨大於英格蘭金融業的努力。當時英國兩大金融巨頭——英倫銀行與新東印度公司皆被輝格黨操控,南海公司的成立,正旨在打破輝格黨在這方面的壟斷。對於此點,英倫銀行(或輝格黨)並非一無所覺,故他們一開始便對南海公司的國庫債轉換方案多加阻撓,試圖不讓南海公司承擔國庫債的轉換。至南海泡沫將要爆破時,也是英倫銀行否決對南海公司貸款,並拒絕接收南海公司的現金出納——劍鋒公司(Sword-Blade Company)的票據,直接導致南海泡沫的最終爆破。

英倫銀行與南海公司各為其主

對於英倫銀行的控制權,David Stasavage實已有詳論。他指出1694至1715年間,英倫銀行的董事有30人可以明顯地歸為輝格黨,托利黨卻只有 3人,甚至英倫銀行的股東中,輝格黨人的數量也比托利黨人多一到兩倍。1715 年之後,大量英倫銀行和東印度公司的董事也是輝格黨政府的支持者,「罕有例外」。【注3】事實上,英倫銀行的股價波動也跟輝格黨是否執政密切相關:

儘管1708年4月到1710年10月輝格黨政府期間,銀行股價大幅上漲, 1710年夏天托利黨政府的到來卻大大降低制了英倫銀行的股價。股價隨後恢復,但是直到1714年中才恢復到以前輝格黨政府時的頂點。……英倫銀行股價的暴跌與托利黨 1710 年10月選舉獲勝有關。【注4】

他並進一步總結道:「這些發現表明,1694年之後的英倫銀行未能不受政黨控制政府趨勢的影響,尤其是嚴重地認識到在托利黨政府之下銀行可能會境況糟糕的風險。」【注5】由此可見,英倫銀行和新東印度公司與輝格黨之間,實有着千絲萬縷的關係,不論在董事數目還是股東人數,均由輝格黨主導。毋獨有偶,Bruce G. Carruthers亦曾針對英倫銀行及新東印度公司的股票交易進行研究,並發現在兩所公司的「活躍證券交易人當中,輝格黨以三至四比一的比例壓倒托利黨人」。【注6】他其後又統計出新東印度公司的股票交易,最常見的組合是輝格售予輝格,計有565單;及無名氏售予輝格,計有610單。至輝格售予托利,及無名氏售予托利的數目,卻僅得221與134宗。【注7】總而言之,在當時人眼中,英倫銀行實與輝格黨緊密聯繫,不然斷無法解釋為何輝格黨的下台會引致英倫銀行的股票急劇下跌。



18世紀的英倫銀行由輝格黨所操控。(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相反,南海公司的控制權則掌控在托利黨之手。前文提到,南海公司在1710年的成立,本身便與托利黨有密切關係。事實上,南海公司的成立被時人稱作「牛津伯爵的傑作」。【注8】所謂「牛津伯爵」,正是上文提到的托利黨籍第一財政大臣羅拔.哈利。據Lewis Melville 記述,南海公司的特許狀被女皇批凖後,隨即便是公司管理層的選舉,最終選出羅拔.哈利為總裁,James Bateman爵士為副總裁,Samuel Ongley 為代理總裁。【注9】哈利為托利黨人,自不待言,Samuel Ongley亦為托利黨人,【注10】至James Bateman爵士曾在英倫銀行的董事會上作為Gilbert Heathcote爵士(Gilbert Heathcote 爵士曾任英倫銀行總裁,且為一堅定的輝格黨人)的反對者。【注11】因此,他似乎也有着托利黨背景,或最低限度親托利黨。凡此種種,皆可見南海公司受托利黨控制。Stasavage論述輝格黨人對當時英格蘭金融的控制時,亦特別指明南海公司為一例外,其董事職位多由托利黨人擔任,因「南海公司的董事是由政府任命的,而不是由股東選舉的。」【注12】


下一部分

更多經濟史相關文章:

注1:Larry Neal, "The Banque Royale and the South Sea Company: how the bubbles began"", in. Ross B. Emmett ed., Great Bubbles: 382。
 
注2:羅拔.哈利本身為輝格黨人,後來因輝格黨分裂,轉與托利黨人組成「國家黨」(Country Party)。由於「國家黨」偏向托利黨,本文於是以其為托利黨的一部分。
注3:Larry Neal, "The Banque Royale and the South Sea Company: how the bubbles began"", in. Ross B. Emmett ed., Great Bubbles: 109。
注4:大衛‧斯塔薩維奇著;畢竟悅譯:《公債與民主國家的誕生:法國與英國1688-1789》(北京市:北京大學出版社,2007),頁81至82。
注5:大衛‧斯塔薩維奇著;畢竟悅譯:《公債與民主國家的誕生:法國與英國1688-1789》,頁82。
注6:Bruce G. Carruthers, "Trading on the London Stock Market", in Ross B. Emmett ed., Great Bubbles (London: Pickering & Chatto, 2000), vol. 3: 72.
注7:Bruce G. Carruthers, "Trading on the London Stock Market", in Ross B. Emmett ed., Great Bubbles, vol. 3: 74
注8:Adam Anderson, An Historical and Chronological Deduction of The Origin of Commerce, from The Earliest Accounts (London: Printed for J. White, 1801), Vol. 3: 45.
注9:Lewis Melville, The South Sea Bubble (New York: B. Franklin, 1968): 7.
注10:David Hayton, Eveline Cruickshanks, Stuart Handley edit. The House of Commons, 1690-1715 (Cambridge; New York: Published for the History of Parliament Trust by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2) Vol.1: 17.
注11:B. W. Hill, “The Change of Government and the "Loss of the City", 1710-1711” in The Economic History Review, New Series, Vol. 24, No. 3 (Aug., 1971): 410.
注12:大衛‧斯塔薩維奇著;畢竟悅譯:《公債與民主國家的誕生:法國與英國1688-1789》,頁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