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9日 星期日

【宗教改革500周年】德國改革之風的興起

馬丁路德的宗教改革得以燎原之勢席捲歐洲並最終使新教得到法定地位,與歐洲的政局有密切關係。16世紀的歐洲無疑是一片很好的土壤,故此即使羅馬教會如何打壓,都無法阻止新教的擴散。同時,新教興起又激起了歐洲各國本身的矛盾,點燃起歐洲首次國際性戰爭。因此,「宗教改革」絕非單純的「宗教」問題,而是將促使歐洲步入現代的重要過程。(奧格斯堡和議;網路圖片)
撰文:陳子煒

馬丁路德的宗教改革得以燎原之勢席捲歐洲並最終使新教得到法定地位,與歐洲的政局有密切關係。16世紀的歐洲無疑是一片很好的土壤,故此即使羅馬教會如何打壓,都無法阻止新教的擴散。同時,新教興起又激起了歐洲各國本身的矛盾,點燃起歐洲首次國際性戰爭。因此,「宗教改革」絕非單純的「宗教」問題,而是將促使歐洲步入現代的重要過程。

自君士坦丁大帝起,羅馬教會當時已壟斷了宗教秩序千多年的,絕非第一次被反對者挑戰。不過羅馬教會一般並不難應對,只要將其定為異端積極給予政治壓力一般異端難以存活。例如在12至13世紀法國南部的隆格多克(Languedoc)所流行過的「卡特里派」(Catharism)就因教會的打壓在1321年絕跡。可以說,16世紀的羅馬教會已經是深明打壓異端之道,但為何並無法有效鎮壓新教呢?

德國的不安

要解釋這個問題,我們可以從德國地區微觀局勢及整體國際形勢去了解。路德的改革最先以德國為中心,很快便在德國紮根,得到平民與貴族的廣泛支持。德國平民在傳統中世的生活早已活得苦不堪言,他們一方面須應付貴族對他們的無盡苛索,另一方理應滿足他們心靈的教會不單鮮有給予他們援助,又向他們徵收什一稅、販賣贖罪券以壓榨金錢建造一些宏偉的教堂。



宗教改革在這份積壓了數世紀農民的不滿上點上一把烈火,結果可以想像。路德的改革反對教會無盡的貪欲,批評平民痛恨的道德敗壞的神職人員,自然得到不少支持。就在路德提出改革後不久的1524年,德國中南部廣泛地區爆發了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農民武裝反抗,挑起了所謂的「大農民戰爭」(又稱德意志農民戰爭;德語:Deutscher Bauernkrieg)。反抗的農民受到路德的影響,要求受到人道的對待,以及一個真正能安撫心靈的教會。雖然農民戰爭在一、兩年內已陸續平定,但新教於德意志的傳播卻有增無減。


德意志農民戰爭的影響範圍。(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另一方面,路德的改革也相當受到德意志諸侯的歡迎。事實上,德意志的諸侯也早已苦於教會對他們的經濟壓力,只要能脫離羅馬教會的控制,他們可以得到一定的經濟利益。同時,他們也希望從神聖羅馬帝國的控制中得到更多自主性。剛好,神聖羅馬皇帝查理五世希望維持國內的宗教一體與羅馬教會聯手一起壓迫新教,於是於反抗「神聖羅馬」與「羅馬教會」兩個(同時也是「羅馬」)因素更是重疊起來。


薩克遜選帝侯約翰弗雷德里希是新教聯盟的中心人物。(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1531年,德意志信奉新教的諸侯同意成立「施馬爾卡爾登聯盟」(Schmalkadic League,為方便以後稱「新教聯盟」)以共同對抗「雙羅馬」。一直到查理與周邊的戰事完結有時間回軍收拾新教聯盟的1547年,新教在德國已經得到非常廣泛的支持。因此,雖然新教聯盟在軍事上完全不能反抗同時擁有新大陸財產支持的神聖羅馬帝國(哈布斯布家族同時控制有神聖羅馬帝國與西班牙),但查理根本無法用強硬的方式將其根除。1555年簽訂的《奧格斯堡和約》(Peace of Augsburg)查理亦只能承認新教教會(路德宗)的法定地位,訂了下「誰的土地,依誰的宗教」(拉丁:Cuius region, eius religio)的信仰自由原則。


奧格斯堡和議後的德國地區宗教分布。(網路圖片



宗教改革500周年系列:
一場改變世界歷史的宗教變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