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5日 星期日

歐洲中世紀簡史(十):羅馬的遺子

就在法蘭克人在西歐大展拳腳之時,歐洲東部卻沒有這麼幸運。法蘭克人是新入主西歐的主人,他們充滿了擴張活力,由小小的部族成為管治西歐大陸的帝國;然而此時在東歐「另一半的帝國」卻苦苦地維持着作羅馬帝國的往日餘輝,堅強的對抗着時代的洪流。雖然其領土不斷縮少,但它卻意外地將羅馬帝國延續了將近一千年。(查士丁尼一世與群臣;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系列目錄頁

撰文:陳子煒

就在法蘭克人在西歐大展拳腳之時,歐洲東部卻沒有這麼幸運。法蘭克人是新入主西歐的主人,他們充滿了擴張活力,由小小的部族成為管治西歐大陸的帝國;然而此時在東歐「另一半的帝國」卻苦苦地維持着作羅馬帝國的往日餘輝,堅強的對抗着時代的洪流。雖然其領土不斷縮少,但它卻意外地將羅馬帝國延續了將近一千年。

東西羅馬的分家最遠可以追溯到公元3世紀的「四帝共治」模式,但一直要到4世紀君士坦丁大帝(Constantine I)經營新帝都才算正式確立。君士坦丁大帝於324年重新統一分裂的羅馬帝國,他有鑑於帝國的基盤的中西部因3世紀以來的無政府戰亂而陷入崩潰的邊緣,於是着手於帝國的東部建立一個新的根據地作為羅馬帝國的「逃生窗」。此新的首都即是名聞歷史的「君士坦丁堡」(Constantinople)【注1】,亦即日後東羅馬帝國的首都。在數十年後【注2】的395年,最後一位統治全羅馬的皇帝狄奧多西一世(Theodosius I)將帝國分析成東西兩部予兩個兒子,東西分家的過程才算完成。



395年,羅馬帝國分成東西兩部分。(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從羅馬帝國至拜占庭

東羅馬帝國常被稱為「拜占庭帝國」(Byzantine Empire),此名稱出自於其首都君士坦丁堡在古希臘時代的舊稱。不過「拜占庭」的用法是近現代學者的創作,當時一般只稱之為「羅馬帝國」(甚至其實連「東」也只是學者的慣稱)。理論上,在476年西羅馬帝國滅亡後,東羅馬帝國就成為了唯一的「羅馬帝國」,是羅馬最為正統的繼承者。

其實最初的東羅馬帝國與其日後的概念相差頗大。至少「東羅馬帝國」最初並沒有覺得自己是「東方的」或是「希臘的」,而是屬於整個羅馬的;故此,早期的東羅馬帝國歷史不應該簡單地被定義為東歐史。可能由於西羅馬才剛覆亡,這個概念在6世紀之間特別明顯。

6世紀的皇帝查士丁尼一世(Justinian I, 527至565年在位)【注3】便很能反映出這種概念。查士丁尼很明顯的認為自己有義務(或理據)恢復羅馬帝國的領地。所以他在位時,並沒有只着眼於東羅馬,而是把所有羅馬帝國的行省(尤其是地中海沿岸)視為自己的領土。他指派名將貝利撒留斯(Belisarius)進行了一系列反攻計畫:最先收復了北非迦太基地區,打敗了當地的汪達爾人(Vandals)【注4】;然後又從非州與巴爾幹兩路派兵夾擊佔領了意大利半島的東哥特人,最終使東哥德人王國瓦解,並收復了意大利東部和南部包括羅馬和威尼斯等重鎮。而除了貝利撒留斯之外,帝國也收復了大部分北非沿海以及伊比利亞半島南部,幾有以往的光輝。


查士丁尼一世東羅馬帝國全盛時的領土。(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除了在軍事征服上,查士丁尼也從文化方面強調自己作為羅馬帝國繼承者的權威。其中最有名的是他所編的《民法大全》(Corpus Juris Civilis,又稱《查士丁尼法典》)採用了象徵羅馬最傳統的拉丁文書寫,而非當時帝國最流行的希臘語。他在宗教政策上非常重視對神學的統一解釋,企圖建立一個以政教合一的羅馬帝國。查士丁尼本人是個頗具爭議的人物,但他無疑致力於恢復羅馬帝國昔日的強盛,因而常被稱為「最後的羅馬人」。


被稱為「最後的羅馬人」的查士丁尼。(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不過在查士丁尼之後,東羅馬又因一系列的內憂外患而陷入新一輪的衰退,而「復興羅馬」似乎畢竟也只是南柯一夢。在6世紀時,從東方不斷遷入的外族威脅了巴爾幹帝國本土的安全;而7世紀以後,波斯人和伊斯蘭教徒先後占領了帝國於東地中海亞、非洲的領地(敘利亞、巴勒斯坦、埃及等地)。在領土愈來愈少的時候,東羅馬也漸漸變成東歐的局部勢力,以「拜占庭」來稱之也變得名實相附。


下一篇:東西大分流

注1:「君士坦丁堡」的正式名稱為「新羅馬」(Nova Roma),但後人習慣稱之為「君士坦丁之城」(Constantinopolis),西歐拼音化後成為今日常用的「Constantinople」。
注2:雖然只有短短的40餘年,但卻換了10多位皇帝。皇帝更換頻繁,也許是衰落的一個重要原因。
注3:「查士丁尼」這個音譯來自於英語發音,但在拉丁語或希臘語中,「J」的發音與「I」一樣,故此「Justinianus」發音應該是「尤斯丁尼安努斯」。不過「查士丁尼」此譯法使用已久,故從之。
注4:汪達爾人本為日耳曼民族,經過長途的移民而到達迦太基地區。其民族因為曾洗劫過羅馬(410年),被標籤成「破壞」的象徵。英語中的「vandalize」(破壞)一詞正是出自其民族名稱。在被東羅馬帝國征服後,他們成為奴隸被吞併,此後整個民族消失於歷史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