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6日 星期一

征服世界的中國金魚

妻子近來開始在家中養起魚來,買了七條米奇魚,不久後有一隻魂歸西天。六條小魚近來育下四條小魚,很是快樂。假日在家中望着這堆米奇魚游來游去的,可以消耗大半個下午。這種望着魚游而心中生趣的事,古典、名著中多的是,《莊子‧秋水篇》中的「知魚之樂」,柳宗元《至小丘西小石潭記》的「佁然不動,俶爾遠逝,往來翕忽。似與游者相樂」,都是我們耳熟能詳的。(清《金魚圖譜》;網路圖片)
撰文:姜會雲

妻子近來開始在家中養起魚來,買了七條米奇魚,不久後有一隻魂歸西天。六條小魚近來育下四條小魚,很是快樂。假日在家中望着這堆米奇魚游來游去的,可以消耗大半個下午。這種望着魚游而心中生趣的事,古典、名著中多的是,《莊子‧秋水篇》中的「知魚之樂」,柳宗元《至小丘西小石潭記》的「佁然不動,俶爾遠逝,往來翕忽。似與游者相樂」,都是我們耳熟能詳的。

觀魚生樂,似是人類一種天生的樂趣。據統計,美國有超過十分之一的家庭家中安裝有水族箱,香港的金魚街雖然不比以往,但平日還是人來人往。筆者家住金魚街所往在旺角鬧市,耳濡目染下,妻子也學起鄰居養起魚來,加入這支世界愛魚大軍。


香港旺角的通菜街一段因有大量賣觀賞魚及用品的店舖,而被稱作「金魚街」。(網路圖片)

中國人又似乎比其他人更愛養魚。我們都知道,觀賞魚中的大戶——金魚,其故鄉就是在中國。中國人養金魚「極其瘋狂」,單是北京市通街區與朝陽區的養殖金魚場,面積就達到800公頃,幾乎是兩個天水圍。北京西直門、廣州清平街、上海江陰路、南京夫子廟、杭州岳王路,都是大名遠播的觀賞魚市場。

這種狂愛般的愛,更是深植漢族傳統中千多年。「金魚」最早的記載,大約出現於1700多年前,不過到唐代才開始出現把金黃色野生鯽魚「家化」養殖。我們都知道周敦頤《愛蓮說》中有名句「自李唐來,世人甚愛牡丹」,而唐宋人鍾愛的金魚,也被稱為「水中牡丹」。文字記載以外,中國人對魚的崇拜更是源遠流長。仰韻文化中有以魚為圖騰的彩陶,西半坡遺址中有墨繪魚圖形,到秦代還有兩魚交歡的青銅鏡——都是祈求繁衍的象徵。

自李唐來,世人亦甚愛水中牡丹。這種喜愛反映在官場,皇帝授予百官的信物,不少是魚形中,其中最著名的,就是「魚袋」。愛魚的唐宋人中,最出名的還要數南宋的開國君主,高宗趙構。趙構臨安(杭州)建造大型養魚池,廣集天下名魚,孕育出首批宮庭金魚。上有好者,下有甚焉,觀賞魚的發展愈趨蓬勃,更育孕出一代又一代的名魚。這當中包括明朝培育的雙尾鰭金魚(明朝高官服飾中有「飛魚服」)、清朝的無背鰭金魚,還有望天眼、水泡眼、獅子頭、鵝頭、翻鰓、絨球、球鱗等不同品種。



中國中古風的「魚袋」造型。(日本京都鴨東古美術館藏)

中國人的這種嗜好,隨着筆者其中一老師常說的「早期全球化」,在 500 年前傳入日本,300年前傳入歐洲,100年前傳入美國,簡簡單單地就用金魚征服了世界。現時世界上到底有多少種觀賞魚,筆者也說不確實,不同參考書的說法差異頗大。說個大概數字,金魚約有二百種,熱帶魚就大約有三、四千種,足見中國金魚的全球影響力。習近平說要宣揚文化自信,不妨考慮下好好推廣中國觀賞魚,做個出色的金魚佬。

話到最後,頂級的錦鯉在日本據說可以賣出八位數字的人民幣,這對筆者來說當然是天文數字,家中買的米奇每條不用兩元。現時生下小魚了,長遠也想送點出去,有興趣養米奇魚的香港讀者,可以留個聯絡。


錦鯉在日本也是重要的觀賞魚,而且發音「koi」剛好與「戀愛」同音,常被借喻作愛情。(網路圖片)


更多文化觀察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