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8日 星期六

香港雙十暴動回顧系列【三】:左右派的社會功能

我們不能以現在的視角理解過去。戰後殖民地政府的功能不及現在多元化,有很多我們認為是理所當然存在的政府功能,例如房屋、醫療和教育等社會福利,其實並不是一直存在。政府尚未建立這些功能前,社會上不同的團體就分擔了這部份的責任,補充政府的不足。以「務實」見稱的殖民地政府,樂於看見左右派勢力負起社會責能,但前設是他們不會動搖殖民地政府的管治權威。(1960、70年代的盲人工潮;網路圖片)
上一篇:國共在香港的鬥爭

撰文:新界原罪民

看了兩篇從大環境到小香港情勢的討論,我們來一回較「輕鬆」的題目:為什麼殖民地政府不會將左右派勢力「趕盡殺絕」?

我們不能以現在的視角理解過去。戰後殖民地政府的功能不及現在多元化,有很多我們認為是理所當然存在的政府功能,例如房屋、醫療和教育等社會福利,其實並不是一直存在。政府尚未建立這些功能前,社會上不同的團體就分擔了這部份的責任,補充政府的不足。以「務實」見稱的殖民地政府,樂於看見左右派勢力負起社會責能,但前設是他們不會動搖殖民地政府的管治權威。

戰後香港的社會問題

大量中國難民自二戰後湧入香港,對香港社會造成壓力,並且產生房屋、治安和衛生等問題。殖民地政府在1950年制定《人民入境統制﹝補充﹞條例》以限制來港人口。雖然這措施有效限制以正式途徑進入香港的人口,但更多的難民以偷渡方式來港,故此未能有效控制香港的人口增長。香港人口自戰後一直上升:



香港人口變化圖。


1941年和1951年的人口數據為估算數字。1961年戰後首次正式人口普查,香港的人口達至312萬人,較戰前1931年最後一次人口普查結果增加了220萬人,30年內人口數量增加了近4倍。

中國大陸在戰後的政局變化劇烈,殖民地政府未能準確判斷難民的意向,認為他們不會長居於香港:

……很多長期居住的香港人在廣東和廣西的農村裡擁有自己的房屋,他們亦會衡常地回鄉……沒有人會想到他們會放棄他們祖先生活的地方……【注1】

龐大的難民人口帶來房屋和社會治安問題,他們主要聚居在環繞九龍半島一帶的官地,即新九龍近九龍山脈山腳一帶。殖民地政府亦了解到問題不容易解決:

中國持續的政治不穩定會引至難民持續地從內地移居香港……房屋短缺的問題依然存在……寮屋區……侵蝕了公共空間……甚至是市中心的位置。【注2】

木屋區生活環境擠迫,火災頻生,對難民生活帶來威脅,亦動搖殖民地政府的管治。在.1949年至1955年間,共發生46次木屋區火警,其中新九龍地區佔31次。【注3】1956年殖民地政府報告指出:

寮屋區不能單純地安置……因此難民需要……衛生和防火的房屋,他們得以安置是由於社會已經不能承受得起火災和衛生的危機,以及社會秩序出現混亂。【注4】

二戰後,大量新來港內地移民居住在條件極差的木屋區。(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火災威脅對殖民地的社會穩定帶來隱憂。另外,與國民黨聯系緊密的三合會組織「十四K」在新九龍一帶活躍。刑事偵緝處(Criminal Investigation Department)檔案顯示,保守估計在1956年時「十四K」三合會有4萬名至8萬名成員,這個數字尚未包括未正式加入的成員。他們主要從事勒索和收取保護費的活動,【注5】引起治安問題。

左派勢力的社會功能

左派勢力除了建立工會外,農會亦是他們其中一種社會功能,補助農民耕作,提供貸款、農具、肥料、技術支援等協助。左派農業工會最早是在「新九龍」地區建立,稱「僑港種植總公會」,殖民地政府簡稱它是「種植總公會」(Society of Plantations)。殖民地政府批准公會以《社團條例》向警察部門註冊,是殖民地政府給予他們合法地位之舉。周奕的說法是殖民地政府「瞪一隻眼,閉一隻眼」,即政府知道左派勢力存在,但暗中默許。
【注6】
 
公會本來主要是組織竹園、九龍十三鄉和石硤尾一帶的農民,並在荃灣和屯門建立支部。後來轉為以「福利部」名義發展擴充會員的工作,更擴大服務的內容,例如在鄉村提供文藝表演、電影放映等娛樂節目。在新界地區,支部和福利部共計有12,包括荃灣、沙田、元朗、屯門、上水、大埔墟、大埔布心排、沙頭角擔水坦、沙頭角烏蛟騰、西貢、長洲和大澳。【注7】

在辦學方面,1940至50年代,香港約有數十間親共愛國學校,其中比較有名的是香島中學、旺角勞工子弟學校、漁民子弟中學、漢華中學、中華學校、福建中學、中業學校、南方學院和培僑中學等。這些學校都是以低收費甚至免費方式提供學習機會。【注8】筆者的父親是培僑中學學生,據他口述所得,當時收取的學費很少。其中最令他有印象的是學校提供午餐飯盒是非常便宜,約為其他餐廳收費一半。

在救濟災難方面,左派勢力同樣發揮了社會功能。1962年颱風溫黛風災後,新界鄉議局得到左派的中華總商會贈送75,000斤米和左派新聞界捐助8萬元協助救災。【注9】新界鄉議局在救濟溫黛風災時,共籌集得88,510斤白米和243,660.14元港幣。【注10】由此看來,左派勢力對新界鄉議局的捐助佔了整個籌募行動相當大的比例。


1962年颱風溫黛風災對香港造成重大破壞,左派工會此時也負擔了一定的社會功能。(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再者,根據《鄉議局條例》的局章第十一條規定,鄉議局的帳目受到法例的監管。鄉議局局章第十一條列明:

除主席副主席委員及議員之私人捐款外,所有款項,應照民政署長所批准之格式登記帳目。

如此看來,民政署長是知悉左派團體對新界鄉議局的捐助,故此可以推論港府是默許鄉議局接受左派團體的幫助。

在戰後物資貧乏的年代,左派勢力在香港社會發揮了補充政府職能不足的作用。右派勢力在香港的社會功能也大同小異。故此,殖民地政府雖然對兩派勢力有所忌諱,但是只要他們沒有動搖政府的管治,何不在可控制範圍下讓他們協助經營香港?

注1:Hong Kong Annual Report 1956( Hong Kong : Local Printing Press Ltd. , 1956), p.4-7.
注2:Hong Kong Annual Report 1948( Hong Kong : Local Printing Press Ltd. , 1948), p.85.
注3:何佩然:《城傳立新:香港城市規劃發展史(1841—2015)》,(香港:中華書局(香港)有限公司,2016年),頁164至165。
注4:Hong Kong Annual Report 1955( Hong Kong : Local Printing Press Ltd. , 1955), p.46.
注5:HKRS 684.DS.2-5 C.I.D. Bulletin , The 14K Triad Society, 1956. p.17-18.
注6:周奕:《香港左派鬥爭史》,(香港:利文出版社,2002年),頁162。
注7:周奕:《香港左派鬥爭史》,(香港:利文出版社,2002年),頁158至162。
注8:劉翠珊:〈國家權力與教育——戰後至回歸前親共愛國學校在香港的發展〉,收入 趙永佳、呂大樂、容世誠合編:《胸懷祖國—香港「愛國左派」運動》,(香港:牛津大學出版社,2014年),頁35至36。
注9:HKMS158-1-222,HEUNG YEE KUK (RURAL ADVISORY COUNCIL), HONG KONG,pp.45.
注10:劉崇:《新界轉變的年代》,(香港:新界展望社,1973年),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