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4日 星期六

香港雙十暴動回顧系列【二】:國共在香港的鬥爭

二戰後港府推行一系列加強對社會控制的措施。英國最關心的是在華經濟利益和維持對香港的管治,並沒有完全受到政治立場左右,故此在策略上採取務實的態度。基於務實的態度,殖民地政府的管治方針因應中國局勢變化而調整。(網路圖片)
上一篇:炎上的殖民地
 
撰文:新界原罪民

二戰後港府推行一系列加強對社會控制的措施。英國最關心的是在華經濟利益和維持對香港的管治,並沒有完全受到政治立場左右,故此在策略上採取務實的態度【注1】(或者可以說成是狡猾)。

基於務實的態度,殖民地政府的管治方針因應中國局勢變化而調整。港府的控馭策略可分為兩個時期,首階段是由1945年至1949年,這個時期是為了針對應付共產黨。次階段是由1949年至1956年雙十暴動爆發,目標是要同時應付在香港的共產黨和國民黨勢力。

殖民地政府的「恐共」情緒

英國政府和殖民地政府官員在二戰完結後已經詳細研究,並制定策略應對東亞變化急促的局勢【注2】。1949年前,殖民地政府基於國民黨靠攏美國的態度,故此對在港右派勢力的注意力較左派少,想當然認為右派勢力不會是挑戰其統治。在共產黨將近勝出內戰前,英國外交部長貝文嘗試估計共產黨對香港殖民地帶來的威脅:

目前共產黨人實際上已經控制了中國北部,他們統治中國只是時間問題……美國是唯一能夠提供財力、物力和兵力在華對中國共產黨作出反擊的國家,但看來她未必會實施行動,即使實際上也未必能成功。【注3】

英國內閣討論關於香港殖民地將會遇到的威脅時,都是集中在共產黨身上,以貝文的預測和內閣討論的內容,可以推測出英國的「恐共」情緒。

在實際行動上,在一九四九年三月英國遠東司令和香港總督預測在短期內面對的威脅,從中就可明確地看出英國政府「恐共」情緒。當時他們預測可能面對的威脅有三:

             一、左派工會可能在香港內部製造騷亂
             二、大量難民從內地湧入
             三、共產黨的游擊隊從外部入侵【注4】

這三項威脅中,關於政治問題的兩項都是與共產黨有關,餘下的一項則是因中國內戰帶來的社會問題,「恐共」情緒促使殖民地政府加強控制香港社會。

殖民地政府推測共產黨將會帶來軍事威脅和社會騷亂,於是採取最直接的方法,向英國政府要求加強駐軍【注5】,期望能隨時調度軍隊應付社會騷亂和軍事威脅。增加駐軍同時能對人口猛增而變得不穩定的社會發揮震懾作用,回應了1949年3月所作的預測。

除了增派軍隊外,殖民地政府通過一系列的法令以加強對社會的控制。針對工會、商會和農會組織的動員能力,殖民地政府在1949年5月27日制訂《社團條例》,規定香港所有社團均須註冊登記,否則即屬非法組織。同時,《社團條例》對於具有政治性質和海外創立或有海外聯繫的社團都會取締。殖民地政府透過立法對各個香港社會力量加以控制。


左派工會在雙十暴動後11年,果真引發了另一次「六七暴動」。(網路圖片)
 
《社團條例》實施後被拒註冊的社團有中國科學工作者協會港九分會、港九華僑教師福利會、香港學生讀者俱樂部等左派色彩較重的社團【注6】,反映了在這個階段殖民地政府是針對打擊在港的左派勢力。在1949年4月,港府又通過了《違法罷工與罷僱條例》,削弱工會右左香港政治和經濟的實力。以上的法例是回應了「左派工會可能在香港內部製造騷亂」的預測所作的防範措施,以《社團條例》將社會組織加以控制和監視,限制工會對社會發揮的影響力和政治力量。

壓抑兩黨以達至勢力均衡

第二階段的策略因中國局勢的變化,將在港右派勢力一併視為對香港管治造成威脅。與此同時,殖民地政府仍然保持與國民黨的聯繫,以維持國共勢力均衡,殖民地政府得以佔上風。

在應付左派勢力方面,殖民地政府維持一貫強硬的態度。殖民地政府認為中共對香港的即時威脅已經漸趨緩和,從直接的軍事威脅轉為宣傳戰。1952年,英國殖民地部指出,共產黨的威脅已經轉移至傳媒層面:

在香港,那些來自中國大陸的宣傳攻擊如同劇毒般攻擊著殖民地政府【注7】

在同一份文件中沒有再提及上一個階段的威脅。殖民地政府對抗香港反對勢力的挑戰和言論壓力,同樣是以強硬手段處理。例如1952年3月4日以「刊載煽動性文字」為由起訴《大公報》,並依司法程序判令《大公報》停刊六個月【注8】。殖民地政府下令《大公報》停刊對左派勢力造成相當大的打擊,亦可見港府的強硬態度。               

在應付右派勢力方面,殖民地政府與他們一直保持著良好的關係,以此希望拉攏國民黨來強化自身的管治地位,協助維持社會穩定。同時,國民黨期望利用香港作反攻大陸的橋頭堡,對管治帶來隱憂。因此,殖民地政府在適當的時候壓制國民黨在港勢力,以維持國共兩黨的勢力平衡。

殖民地政府與國民黨的良好關係,可見於港府對國民黨在港勢力的支持。學者蕭國健指出,國民黨在香港的事務多是以代理人的方式處理,國民黨本身則只能在地下工作【注9】,港府有意與國民黨建立友好關係,以平衡共產黨的勢力。


香港當年的調景嶺為國民黨支持者的集中區域。(網路圖片)

另一方面,殖民地政府密切監察國民黨在港的活動,使港府對國民黨的勢力有充份掌握,以免右派勢力過盛,打擊左右派的勢力平衡。1954年,國民黨在台北舉行的第二次國民大會(Second National Assembly),在殖民地部的文件中詳細地記載了一份香港代表團的出席名單【注10】。名單上的人物來自香港各界別,當中以出版、報業和文化界為主,可見國民黨在港的勢力不少。從以上的名單可見,殖民地政府對右派勢力有充份了解,並且擔憂對右派勢力,需要與左派一併監視。

當右派在香港進行影響管治穩定的行動時,就會採取強硬的手段壓抑,以平衡國共勢力,使殖民地政府管治處於上風。以「克什米爾公主號事件」【注11】為例,當時中國外交部部長周恩來到香港乘坐飛機出席萬隆會議,國民黨特務策劃在機上安放定時炸彈,企圖暗殺周恩來【注12】。在「克什米爾公主號事件」後,共有108名國民黨的特務被香港逮捕【注13】,取締了為數不少的國民黨情報機關【注14】。


周恩來原打算乘着的「克什米爾公主號」遭國民黨特工放置炸彈。(網路圖片)

這顯示殖民地政府對國民黨保持合作關係的同時亦加以防範,港府以務實的態度處理國共兩黨在香港的勢力。當一方勢力過盛時,就會加以壓抑,使殖民地政府維持在香港的主導地位。然而,殖民地政府集中處理國共勢力,對戰後香港的社會問題沒有有效處理,政見衝突成為了社會問題爆發的導火線。一九五六年爆發「雙十暴動」,國共勢力發生衝突,對香港社會帶來了很大的衝擊,是港府平衡國共勢力和社會控馭策略失效。

下一篇:左右派的社會功能

注1:英國政府在新中國成立後三個月後承認其地位,並與中國建立正式的外交關係。從這一舉動可見英國政府務實的作風,以維持自身的利益為本,並不完全受政見左右。當時中國外交部部長周恩來對於英國建議與中國建立正式外交關係感到尷尬,形容英國此舉動是「最狡猾」的。見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建國以來周恩來文稿》﹝第二冊﹞,﹝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2008年﹞,頁26。
注2:英國內閣曾多次討論二戰後接管及管理香港問題,例如內閣會議中討論香港駐軍問題,見CAB 79/50, Minutes of Meetings nos. 101-120, 1 July 1946。對於在戰時香港活動的游擊隊和民間武力,英國政內閣亦有討論其善後及管理問題,見 CAB 80/103,CAB 80. Memoranda (O) Nos. 251-310 ,31 December 1946.(文件中以「Chinese Troop」稱呼戰後的殘留在香港民間武力)
注3:CAB 129/31/29,CP(48)299,Recent Developments in the Civil War in China, 9 December 1948.
注4:CAB 129/32 C.P.(49)39, The situation in China, 4 March 1949
注5:FO 371/75839,United Kingdom government policy towards Hong Kong, 30 April 1949.
注6:余繩武、劉蜀永 主編:《20世紀的香港》,(香港:麒麟書業有限公司,1995) ,頁186-187。
注7:CO 968/244, Survey of Communism in the Colonies for 1952,1952- 1953.
注8:周奕:《香港左派鬥爭史》,(香港:利文出版社,2002年),頁86。
注9:「共黨佔據大陸後,國民黨隨國民政府播遷台灣,港澳地區就成為反攻大陸的橋頭堡,也因為政治環境,僅能做一個地下黨,一切黨務都在暗中進行,避開英國殖民政府政治部監視。」見謝永昌、蕭國健 合著:《國民黨之香港百年史略》,(香港:中華文教交流服務中心,2010年),頁69。
注10:C.O.1203/101,Extract from Hong Kong Police special Branch Summary for December 1953, 1952 – 1953.
注11:直至一九九五年,台灣的《時報週刊》第171期刊登了谷正文解說「克什米爾公主號事件」暗殺周恩來的始末的專訪,當時任職台灣保密局偵防組組長的谷正文承認該次暗殺是由國民黨特務發動。國民黨特務周駒在飛機上安裝定時炸彈來暗殺周恩來,最終周駒在事後逃到台灣。
注12:江關生:《中共在香港》﹝下卷﹞,(香港:天地圖書有限公司,2012年),頁82。
注13:同上,頁89。
注14:Alexander Grantham, Via Ports ( Hong Kong : Hong Kong University Press,1965) p.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