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8日 星期日

香港雙十暴動回顧系列【一】:炎上的殖民地

1956年10月10日,九龍半島和荃灣爆發香港歷史上傷亡最慘重的暴動事件。然而,由於前人將港人津津樂道的「麥理浩神話」建構在港府回應六七暴動的爆發,加上香港主流社會在六七暴動後需要尋求排斥左派勢力的根基,使傷亡更慘重的雙十暴動一直被忽略。(50年代初的香港石硤尾;網路圖片)
撰文:新界原罪民

1956年10月10日,九龍半島和荃灣爆發香港歷史上傷亡最慘重的暴動事件。然而,由於前人將港人津津樂道的「麥理浩神話」建構在港府回應六七暴動的爆發,加上香港主流社會在六七暴動後需要尋求排斥左派勢力的根基,使傷亡更慘重的雙十暴動一直被忽略。事實上,雙十暴動所透視出的社會問題比六七暴動更為尖銳。今天,我們借著雙十暴動爆發61週年的機會,嘗試從這場暴動中討論三個戰後香港的問題:殖民地政府在冷戰時期的社會控制、難民人口與房屋、群體身份和官民關係。

活在火山口上的香港殖民地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世界處於冷戰新秩序。英國即使從日軍手上延續香港的統治權,但是如何維持有效管治是她所面對的最大困難。二戰後英國面對全球去殖民地化的浪潮,她為求保存在亞洲的勢力,故此將香港問題與整個東南亞局勢一併考慮:

在南中國傳播的共產主義將會引至不穩定因素增加,同時亦增添東南亞的安全問題【注1】

當時英國在東南亞尚擁有的殖民地還有馬來亞、緬甸、北婆羅洲、沙撈越(Sarawak)等等。香港作為英國政府處理中英關係和冷戰問題上的最前線,一但英國在香港的統治地位受到動搖,便有機會出現骨牌效應,促使這些東南亞殖民地相繼獨立,並且投身於共產主義陣營,令英國面臨更大的損失。從宏觀的角度看,由於香港的地位特殊,自然成為了英國在亞洲事務上的籌碼,是她能夠直接介入亞洲事務的條件之一。故此曾銳生認為當時香港的問題是「介乎外交政策和國內政策之間的事」【注2】。 



1950年代末的「竹幕」,標示出資本主義(藍)與共產主義(紅)的分界。(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現實情況是英國對管治香港的前景並不樂觀。英國外交大臣歐內斯特‧貝文(Ernest Bevin)曾有著如此的推測,記錄在1948年內閣備忘錄中:
 

香港殖民地可能繼續存在下去,但是會生活在火山口上【注3】

貝文的分析指出,英國政府預料到繼續管治香港是非常困難,同時亦反映出即使是要面對在「火山口上」的管治危機,英國政府也不願放棄香港。英國政府對香港有「保留立足點」(Keep a foot in the door)【注4】的想法,試圖維持對香港的統治,這亦是英國政府給予港府的政治任務。

南來的「政治難民」

國共內戰為港府帶來幾年喘息的時間,但是一九四九年成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比殖民地政府面對的清政府和軍閥政權更為強而有力【注5】,使英國面對從未有過的危機感。共產黨雖然並沒有乘著內戰勝利以武力收回香港,但是香港左派勢力的組織和動員能力非常強,令缺乏管治合法性的殖民地政府感到憂慮。另一方面,國民黨遷台,大批親國民黨難民湧入香港,加上在一九四九年前已經扎根於香港的右派組織和特務人員,他們同樣是一鼓強大的社會勢力。


內地作家陳秉安所著《大逃港》記述有50年代以後大量中國難民逃至香港的情況。(網路圖片)

殖民地政府在內戰結束後初期參考二戰前管治香港的經驗,認為這些南來難民只是過客,他們的祖墳都在廣東、廣西省,當中國局勢穩定後,他們自然會回鄉。然而,殖民地政府到了一九五六年雙十暴動爆發後才驚覺他們是「政治難民」,不會回鄉【注6】。殖民地政府錯判形勢,認為難民終有一天離開,不應投放資源在他們身上。這解釋了為何在戰後每年數以十萬計難民遷入香港,殖民地政府也不會主動安置難民。直至一九五三年石硤尾大火令五萬多名難民無家可歸,殖民地政府才實行戰前已經開始研究的房屋計劃。

國共勢力在香港一旦出現擦槍走火的情況,很容易會因政見問題而牽連至這批「政治難民」身上,進而擴大成為社會衝突。一九五六年發生的「雙十暴動」是政治因素的推動下引發的社會騷亂。「雙十暴動」始於李鄭屋徒徙置區內一面國民黨旗幟被徙置區職員撕去,進而發展成遍及九龍半島和荃灣的暴動【注7】。然而,引起暴動的政見對壘只是點起炸藥庫的星火,累積已久的社會問題才是暴動爆發根本原因。


下一篇:國共在香港的鬥爭

20世紀港澳地區動亂相關文章:
澳門20世紀三大事件的「幕前黑手」


【注1】CAB 129/32 C.P.(49)39, The situation in China, 4 March 1949
【注2】Steve Tsang, Hong Kong: An Appointment with China (London: Tauris,1997), p.69
【注3】CAB 129/31/29,CP(48)299,Recent Developments in the Civil War in China, 9 December 1948.
【注4】CAB 129/31/29,CP(48)299,Recent Developments in the Civil War in China, 9 December 1948.
【注5】CAB 129/32 C.P.(49)39, The situation in China, 4 March 1949
【注6】Hong Kong Annual Report 1956( Hong Kong : Local Printing Press Ltd. , 1957), p.5.
【注7】《九龍及荃灣暴動報告書》,(香港:政府印務局,1956年),頁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