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9日 星期六

普魯士與德國的因緣際會

「普魯士」是歐洲近代史時常碰到的一個名稱。乍看起來,「普魯士」似是德國地區的一個地名,但其實普魯士作為一個地方卻位於波羅的海沿岸,其舊都正在今日俄羅斯境內。 
1701年布蘭登堡—普魯士的腓特烈三世於普魯士首府哥尼斯堡登基為國王。(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撰文:陳子煒

「普魯士」是歐洲近代史時常碰到的一個名稱。18世紀以來,普魯士王國(Kingdom of Prussia)是德國地區北部最大的勢力,其更在1871年促成了德國統一為現代國家。乍看起來,「普魯士」似是德國地區的一個地名,但其實普魯士作為一個地方卻位於波羅的海沿岸,其舊都正在今日俄羅斯境內。

條頓騎士與普魯士

8世紀的《多瑙河以北土地城市記述》中標示此地為「Brus-」,應就是日後的「Prussia」。然而,「Prussia」這個地名的來源並沒有明確而有力的講法。由於普魯士的地方比較偏遠和記述所限,我們對公元首個千年以前的普魯士地區認識不多。在3至4世紀民族大遷移之前,該地估計為泛日耳曼民族如古哥德人的居所,往後古普魯士人(波羅的系民族)則從更東方的地區移入該地。

在10世紀至11世紀之後,波蘭開始入侵古普魯士,有關普魯士的記載才開始增加。13世紀初,無處容身的條頓騎士團響應教宗和神聖羅馬帝國等的號召,向普魯士等波羅的地區發動十字軍(「北方十字軍」的一部分),而普魯士亦在1230年後成為騎士團國的屬土,並接受騎士團的影響而日耳曼化。

12世紀前後的古「普魯士」和其他波羅的民族。(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騎士團在15世紀開始,因為對俄羅斯諸公國的戰事失利,以及受到波蘭—立陶宛的軍事壓力而日漸衰落。1525年,騎士團接受馬丁路德的建議改宗新教、自行解散並世俗化成為君主國家、向波蘭王國稱臣並受封「普魯士公國」(公國包含東普魯士地區;西普魯士成為波蘭直屬領土)。

條頓騎士團最後一任團長艾爾伯特向波蘭王稱臣,成為第一任普魯士公爵。(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布蘭登堡與霍亨索倫家族的野心

說到這裏為止,「普魯士」除了都是以日耳曼人為主之外,與德國地區好像沒有太大關係,實在難以想像日後普魯士竟成為了現代德國的前身。這個問題的答案正好體現了歐洲封建制度的趣妙和引人入勝之處。將條頓騎士團世俗化的最後一任團長,亦即第一任普魯士公爵艾爾伯特(Albert)與神聖羅馬帝國的選帝侯布蘭登堡侯爵(Margrave of Brandenburg)同出自霍亨索倫家族(House of Hohenzollern)。艾爾伯特死後,公國由其兒子艾爾伯特.腓特烈(Albert Frederick)繼承。但由於他並無子嗣,結果與同族的布蘭登堡分家通婚,將有繼承權的長女安娜嫁予布蘭登堡侯爵的長子約翰.西吉斯蒙(John Sigismund)。結果兩家合而為一,成為「布蘭登堡—普魯士」共主政權。

結合後的布蘭登堡—普魯士:紅色為約翰.西吉斯蒙時(16世紀末至17世紀初);綠色為大選帝侯腓特烈.威廉(17世紀晚期)。(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布蘭登堡侯爵雖然在封號上比普魯士公爵好像低了一級,但卻有顯赫地位。布蘭登堡由1356年金印敕令開始已是神聖羅馬帝國的選帝侯,在帝國和德國地區有着高貴的身分;相比起來,普魯士公國只是落難的條頓騎士團所組成的諸侯,而且位置偏遠,身分本來就不算高,在德國地區更是不能跟布蘭登堡相比。

雖然普魯士因為與布蘭登堡成為共主統治而與德國拉上了關係,但卻未能解釋為何日後霍亨索倫家族竟以普魯士為主要稱號而非布蘭登堡。到了17世紀末,時任的選帝侯腓特烈三世希望提升自己的地位成為「國王」(King,或德語König),因而改變了局勢。然而,作為帝國的選帝侯,他並不能隨便稱王——根源法律,在神聖羅馬帝國內只有波希米亞(Kingdom of Bohemia)能稱為王國。於是乎,腓特烈轉而看上了他的另一個封號「普魯士公國」。普魯士並不在神聖羅馬帝國的範圍內,故此不受其法律所限制。

參考文章:神聖羅馬帝國是什麼?——德意志聯邦的濫觴
腓特烈三世希望成為國王,結果利用了「普魯士」的名號。(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腓特烈以外交手段說服了神聖羅馬皇帝和被選為波蘭國王的撒克遜公爵,於1701年登基成為普魯士國王腓特烈一世。雖然成為了國王,但腓特烈作為布蘭登堡侯仍然名義上是神聖羅馬帝國的臣從,而且新建的普魯士王國也備受國際壓力。即便東普魯士在霍亨索倫家族手上,但法律上尚是波蘭王國的臣從;而且西普魯士尚在波蘭控制,普魯士成為王國對波蘭而言是不可接受的——這除了表示普魯士完全從波蘭獨立,且也給予了普魯士對波蘭手中的西普魯士地區一個合法的領土主張,將來可能成為開戰的理由。(雖然波蘭國王同意了,但當時波蘭—立陶宛聯邦基本上由議會實行貴族共治,國王並沒有實權)。

在此情況下,腓特烈只能讓步放棄稱為「普魯士之王」(英:King of Prussia;德:König von Preußen),而妥協自稱為「在普魯士的國王」(英:King in Prussia;德:König in Preußen)。1772年,腓特烈的孫子腓特烈.威廉二世(Frederick William II)與帝俄和奧地利三國瓜分波蘭(第一次瓜分)。波蘭滅亡後,他亦順理成章成為普魯士之王。至於布蘭登堡侯爵的地位已不再這麼重要,尤其是1806年神聖羅馬帝國被拿破崙解體後,選帝侯的光榮更不復存在。在歷史的因緣際會下,「普魯士」結果在19世紀後竟然成為北德國地區最大的勢力的名號。


後記:
一戰德國戰敗後,雖然西普魯士歸還予復國後的波蘭,但德國仍保留了東普魯士作為「外飛地」。一直到二戰德國再次戰敗後,東普魯士被分拆予波蘭和蘇聯兩國。東普魯士的核心區域屬於蘇聯,首府哥尼斯堡(Königsberg)改稱為加里寧格勒(Kaliningrad),而地區則成為加里寧格勒州(Kaliningrad Oblast)。1991年蘇聯解體後,「東普魯士」(雖然此名稱已不復存在)仍留在俄羅斯聯邦,成為其外飛地。今日的加里寧格勒州人口主要為俄羅斯人(86.4%),基本上已看不到往日德國的痕跡,而「普魯士」也成為歷史名稱埋沒在歷史當中。

近代德國領土變化。粉藍色為一戰後所失去的土地;綠色及黃色為二戰後所失去的土地。(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