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2日 星期六

神聖羅馬帝國是什麼?——德意志聯邦的濫觴

神聖羅馬帝國(下簡稱為「帝國」)繼承了古代羅馬的名號,象徵了泛歐洲精神的延續。帝國在近千年的歷史中,漸漸發展成為德國地區的一個獨特政治體——這奠定了近現代德國的政治形態,甚程度上更是德意志聯邦的濫觴。
1510年的神聖羅馬帝國紋章(帝國四級鷹紋),包括了帝國內各大諸侯國,甚有聯邦的結構。(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撰文:陳子煒


神聖羅馬帝國(下簡稱為「帝國」)繼承了古代羅馬的名號,象徵了泛歐洲精神的延續。帝國在近千年的歷史中,漸漸發展成為德國地區的一個獨特政治體——這奠定了近現代德國的政治形態,某程度上更是德意志聯邦的濫觴。歐洲很多國家在近現代通過民族主義而成為民族國家,以單一政體(unitary)為主,但德國卻因為其歷史而成為聯邦政府。要更了解今天的德國,我們就需要了解這個帝國是什麼。

獨特的帝國諸侯

說到神聖羅馬帝國,最為突出的一點應該是帝國內數以百計的諸侯國。這些帝國封建諸侯雖然跟中世紀其他地方的封建貴族一樣,都有各自的封號(包括公爵、伯爵等),但唯有帝國的諸侯會稱為「prince」。「Prince」這個概念在中文比較難翻譯,其來自於拉丁文的「princeps」(來自於「第一」),專指那些擁有獨立或半獨立地位的封建領主,在此雅譯作「諸侯」。

在中世紀早期,國王與臣從的諸侯關係多處於一個不太穩定的情況。因應個別地區的傳統,以及在位國王的權威,君臣關係時緊時寬。帝國的權力結構也體現了這種情況。在1012世紀之間,皇帝的權力相對而言頗大,帝國內的諸侯與其他地區也未形成明顯的差別。但在亨利四世(Heinrich IV)在位期間,他與教宗因主教任免權的鬥爭而被教宗逐出教會(excommunication)。亨利的權力一落千丈,更要接受屈辱親自拜訪教宗請求寬恕。

亨利四世在卡諾莎城堡等待教宗寬恕。他與教宗的鬥爭結果成為皇帝權威下降的契機。(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而以此為契機,帝國內的諸侯也得到更大的自主性。12世紀初當薩利安家族(Salian Dynasty)絕嗣後,諸侯更以合作的方式選舉出皇帝。這些帝國諸侯在德語中又稱為「Fürst」(意譯自「princeps」),有着一定的自主地位,故此在歐洲歷史上他們常被稱為「帝國諸侯」(princes of Holy Roman Empire)。在中世紀後期,帝國已發展成為一個利益共同體,而「皇帝」(Kaiser)也演化成為這個共同體的領袖。


1648年明斯特條立確保了帝國諸侯的地位,也標誌了帝國成為一個共同體。(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帝國選舉與會議

提到帝國諸侯的自主性最明顯的體現是他們可以選出「皇帝」。封建制度之下,皇帝的頭銜理應是世襲相傳。正如上面所說,皇帝的權威在12世紀後受到重大挑戰,而帝國諸侯們為了對抗皇帝開始自行推舉「皇帝」。這使得「皇帝」由世襲漸漸開放成為一個代理人的職位。帝國貴族通過選舉方式可以推舉合適人選為其共主。在1356年皇帝查理四世頒布金印敕令將皇帝選舉定為制度。(此敕令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選為「世界記憶名錄」)。以後皇帝都須經由特定的選舉人選舉產生。這些選舉人在不同時代略有分別,都包含了神職(大主教職)和世俗(特定封號的持有人);而其又通稱為「選帝侯」(英:Prince Electors;德:Kurfürsten)。

最早的「選帝侯」有7個,3個為神權,4個為世俗封銜。(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另一方面,諸侯的自主性亦具體地通過「帝國會議」(英:Imperial Diet,德:Reichstag)確立。在日耳曼尚為部落共主的時代,法蘭克王國已有由各領主相聚一起討論軍政大事的議會傳統。早期的會議沒有具體的制度,按實際需要由皇帝召開。而在11世紀以後,帝國內部已開始以法律而非戰爭的方式去解決紛爭。這些早期的法律規定多數與土地相關,又稱為「Landfrieden」。帝國日漸發展成為一個有系統的共同體,這也使會議成為諸侯解決重大議題的方法。

1663年後,「帝國會議」固定於雷根斯堡(Regensburg)舉行。「帝國會議」分成三級舉行,在1648年之後更有凌駕於皇帝的權力。(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1489年之後,帝國會議進一度制度化,包括了「選帝侯」、「諸侯」、「城市」三個階層。1648年三十年戰爭後,規定皇帝必須接受帝國會議的決定,這進一步使神聖羅馬帝國發展成為一個近似於聯邦的國家。

神聖羅馬帝國雖然在1806年解體,但當我們更了解神聖羅馬帝國的歷史,就會察覺其與近代德國成為聯邦政府有很密切的關係。

德國歷史相關文章:
歐洲中世紀簡史(二):日耳曼民族大移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