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21日 星期四

【英國議會系列】誕生:賢人會議

著名英國思想家、政治家Edmund Burke在《下院代表制度改革》中有這樣的說法:「我國的政體是約定俗成的體制,這種政體唯一權威性在於它的存在源遠流長。」這裏說的源遠流長,指的主要是賢人會議的傳統。(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撰文:姜會雲

著名英國思想家、政治家Edmund Burke在《下院代表制度改革》中有這樣的說法:「我國的政體是約定俗成的體制,這種政體唯一權威性在於它的存在源遠流長。」這裏說的源遠流長,指的主要是賢人會議的傳統。

一般相信,賢人會議(Witenagemot)的具體運行時間約在公元829年威塞克斯(Wessex)王愛格伯統一七國後至諾曼征服後。雖然說賢人會議已有民主制度的特質,但本質上還是相對原始的部落民主制。

我們可以簡單地理解賢人會議是王國中央政府重要機構,也是軍事民主制的遺物。這制度可以追溯到日耳曼人條頓部落的「馬流斯大會」(Mallus / Mot)或民眾大會,這大概與盎格魯—撒克遜人在不列顛建立王國時間相約。

不列顛的七國時代。(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盎格魯—撒克遜人是古代歐洲大陸日爾曼人的一支,本住北歐沿海一帶,在4至5世紀的歐洲民族大遷移中開始渡海進入不列顛島,並在其南端開始建立小型王國。在不斷的相互兼併之後,在6世紀開始形成肯特(Kent)、埃爾克斯(Essex)、蘇塞克斯(Sussex)、威塞克斯(Wessex)、麥西亞(Mercia)、東盎格利(East Anglia)、諾林伯利亞(Northumbria)七個較為穩定的王國,同時也展開了兩個多世紀的七國時代。在9世紀初,威塞克斯才征服其餘六國,建立統一的英吉利國家。隨着人口膨漲,階級開始分化,氏族血緣關係瓦解。因此,王國既無法、也毋須召集全體自由民參加民眾大會,賢人會議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產生。

就方式而言,賢人會議一般由國王主持,會期不定,人數不等。與會者則主要為賢者或智者——在人的尊卑由血統或職務決定的年代,高級教士和貴族也就成為了主要的參與者。除此之外,也有國王近臣、王室寵幸和地方官員。以931年3月的一次會議為例,共101人參加,當中包含坎特伯雷和約克大主教、威爾士2名親王、17名主教、5個修道院院長、15個地方官員、59個塞恩(thegn,世俗大貴族)。根據以上資料,大抵可以說賢人會議本質上是教俗貴族組成的貴族會議。但對於貴族而言,出席會議不單是榮耀,也是責任——若接到國王召令仍不出席,有可能受到懲罰。

但這並不是說七國時代沒有賢人會議,相反,英吉利時代的賢人會議是從七國時代的基礎上建立起來的。當時,各國均有自己的賢人會議。這些會議由各國君主親自召集,會期、會址、規模各有不同。由於沒有固定首都,國王所在的城鎮、王莊、圍場都可以作為會場。倫敦是最常召開的城市,北部的某些大城市,如約克、林肯、諾丁漢等,也曾召開賢人會議。時間和場所方面,則常在聖誕節、復活節、顯聖節(Transfiguration)等宗教節日召開,具規模的會場可達 130-150 平方米,配有廚房、休息室和資料室等。

賢人會議之所以重要,是因為它的職能廣泛,當中涉及稅收、外交、防務(包括宣戰、媾合)、分封等重大決策。九至十世紀期間,丹麥人入侵不列顛,英國數次向丹麥人納貢,以換取短暫和平,為此曾多次徵收「丹麥金」,此類徵稅必須通過賢人會議審議和批准。說賢人會議有民主成分,可從它可以決斷國王命運的職能看到。627年,諾林伯利亞國王埃德溫準備皈依基督教,召開賢人會議後才受洗;757年,威塞克斯布格伯特因違反習慣法被褫奪王位;774年諾林伯利亞國王阿爾萊德因行為不檢被廢,另選塞爾萊德主政;779年賽爾萊德因失職被廢,後來因為行為好轉而被重新召回。

在9至10世紀之間,丹麥人多次入侵英格蘭並成為英格蘭之王。但當丹麥人離開後,英格蘭著王國又回復半獨立,如此反反復復。圖為11世紀丹麥王克勞特二世(英格蘭之王為一世)的領土。(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此外,制法可以說是賢人會議最重要的職能。上段說到的所謂習慣法,就是古代日爾曼人的習慣,這些習慣以口相傳,不但雜亂無章,而且部分自相矛盾——賢人會議所頒的成文法典,確認並釐清習慣法的內容,使其更可操作、也更具權威性。

除了守護習慣法,賢人會議也會制定新法律,如694年威塞克斯國王伊尼就根據賢人會議的建議,制定了《伊尼法律》(Laws of Ine)。肯特國王懷特萊德也在翌年經賢人會議討論及全體與會者同意,制定《懷特萊德法律》(Law of Wihtred)。制法過程的具體操作上,應是由國王與少數顧問草擬,再經賢人會議審議。

有部分《伊利法律》被保在於9世紀的威塞克斯國王阿佛烈大王的的法律中;最早版本(17世紀)的文獻現收藏於劍橋大學。(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除了約束行政、主宰立法、賢人會議更有司法權——我們更可以說它是最高法庭,有權審理各種訟案,包括涉及王室與貴族官員的案件,及處理地方法庭未能解決的疑難案件。賢人會議的判決屬集體決定,國王無權更動。

為什麼賢人會議有如此重大影響力?主要還是它是溝通中央與地方的重要工具。從表面看,賢人會議的與會者擔當的最重要的角色,就是國王的傳聲筒。當時交通條件落後,中央王室透過賢人會議蒐集地方情況,理解各地實際情況。當然,從上文看來,賢人會議的與會者,除了是國王的助手,還是王權的制約者。

這種原始的部落民主制度,對於英國國會制度的發展,影響深遠。封建階級社會中承繼群體表決、多數通過的原則,是古老的部族共治至新型民主制的重要過渡政治體制。

更多英國史相關文章:

參考資料:
程大漢:英國議會制度
閻照祥:英國政治制度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