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28日 星期四

【佛教史入門‧印度編】四:早期佛教思想(上)

傳統佛教理論認為,佛陀的重要教訓及相關的佛典都是出自「初轉法輪」,但學理上的推論,則傾向相信早期佛典都是在佛滅後兩三個世紀內匯集而成。這些既不是成於一人之手,也不是成於一時的典籍中,不可能找出哪些是釋迦牟尼的思想,就連系統論述這些早期經典,也不是容易的事。(網路圖片)

上一篇: 釋迦牟尼

撰文:釋懷仁

傳統佛教理論認為,佛陀的重要教訓及相關的佛典都是出自「初轉法輪」,但學理上的推論,則傾向相信早期佛典都是在佛滅後兩三個世紀內匯集而成。這些既不是成於一人之手,也不是成於一時的典籍中,不可能找出哪些是釋迦牟尼的思想,就連系統論述這些早期經典,也不是容易的事。

一般而言,佛教書的典籍都會用四聖諦嘗試較為系統地整理這段時間的思想。所謂的諦,簡而言之就是中國人說的道,也就是真理。古印度的思想家,與中國先秦思想家一樣,也曾深陷「一人一義,十人十義,百人百義」的爭論當中。在佛陀眼中,人生可以用四聖諦總結。

所謂四聖諦,就是苦、集、滅、道。四聖諦可以分為兩組,苦與集是在解釋人生的本質,滅、道是在解釋才能擺脫人生的各種枷鎖。再簡單地說,苦、集是在說「What」、「滅、道」是在說「How」。我們今日先說 What,下篇文章再說 How 的問題。

佛教早期思想頗為反生命的,筆者在第一篇入門文章已提到,佛陀思想是在古印度的戰國時期中孕育出來的,在那時的人群眼中,人生除了苦,還是苦,根本沒有其他「本質」可言(雖然他們還是把人的感受分為了苦受、樂受和不苦不樂受三種)。所以,佛教的一切思想都是由思考人生為何會這麼苦而生出發。早期不少僧人因為把這個問題想得「太通」了,發展出佛教教義上的「無生」與「空觀」。更極端的則走上自殺、相約互殺等路途,直接把這種完全沒有意義的人生終結,最後佛教教義中更不得不立下「戒殺」,以防止僧人自殘、信眾自殺。


佛陀在鹿野苑向比丘開示四諦三轉十二行。(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因為人生真的太苦了,苦到佛陀也沒有心情理會其他的事情。早期佛典中紀錄了不少沙門問佛陀宇宙本質的題,例如死後是有還是無,世界是有邊際還是沒有邊際。對着這種本體論的問題,佛陀完全不想回答,連辯駁的力氣也不想浪費,不對這些問題置可否。他認為人生有太多問題要回答,人的修為棈力應該放在理解、克服為人的苦,而不是死後、人外這些虛無的事情上。這一點與孔子的「未能事人,焉能事鬼」可謂是如出一轍。

就苦的本質或名目問題,佛典中提出的說法頗多,但可以用一個比較常見的說法理解。《增一阿含經‧四諦品》中有的「所謂苦諦者,生苦,老苦,病苦,死苦,憂悲惱苦,怨憎會苦,恩愛別離苦,所欲不得苦」說法。簡單而言,前四種,也就是生、老、病、死,是客觀的苦,沒有人可以改易。後四種則是主觀的苦。我們讀書的時候,也許都有讀過梁啟超說苦樂在主觀的心,不在客觀的事;但在早期佛教教義之中,人生的苦是客觀的事,不在主觀的心。

那麼,要怎樣理解苦的本質?這就是「集」要回答的問題。佛教教義認為世界上萬事萬物都是交集而成,人生在世是個「彼」「此」交集的因果關係,有此才有彼,有彼才有此;也就是沒有此就沒有彼,沒有彼就沒有此。

萬事萬物的交集,就更難說清了;早期佛教教義用了十二因緣才解說。事物的交集不是隨便出現的,而是要在一定的條件下才會發生,這種條件就是「緣」。現時佛教一般認為佛陀在菩提樹下悟道所悟的就是「十二因緣」,所以在早期佛教理論中,因緣是與佛法同位的格,非常重要。


藏傳佛教的十二因緣圖。(網路圖片)
十二因緣之間,也是同是互為因果。十二因緣始起於「無明」,也就是「痴」——不懂佛理,這是人生與世俗的最本源。「痴」會引起各種或善或不善的意志,這就是「行」(相對於行為的行,更近於德行、品行的行)。「行」是「識」的起始,也是過去的業力引導人生走向果報的力量。識主導我們的靈魂,也就是「名色」(或譯識神),這是人出生時已具備的心識能力、精神體。名色主宰我們對各種精神或物質上的認知。這種心識會隨着眼、耳、鼻、舌、身、意等官能發展,形成「六入」。由認知上的「六入」,到官能上進一步的刺激,就發展出「觸」。因觸漸多,就開始感受到苦、樂、不苦不苦三種「受」。有「受」就有「愛」,這是貪欲的起始點——與中國說的食色性也相近,後來就泛指對各種個人享受的欲望。有貪欲,就想「取」得各種的享受。因「取」就變成「有」。這種「有」會形成人生各種行為的總和,形成我們不滅隨身的業,也就是有了「生」。伴「生」而生的,就是苦苦的老死,也是人生的終結點。

十二因緣本就是一個系統化的整理產物,佛教不同教派間對理解十二因緣,或其分法,都有相當歧觀。小乘佛教一般把痴、行視作「過去二因」,識、名色、六入、觸、受視作「現在五果」,愛、取、有則是現在三因,生和老死就是未來二果。簡單來說,把十二因緣分成過去、現在、未來的因果,更形成了生死輪回說的基本理論,也就是「三世二重因果」觀。大乘瑜伽行派沒有說得這麼複雜,只把痴、行、識、名色、六入、觸、受、愛、取、有定為因,生與老死則定為果,形成「二世一重因果」觀。

順帶一提,十二因緣之間,可以像上面所說的,由痴到死看,也可以倒過來由死到痴述,前者稱作順觀,後者稱作逆觀。現時我們學法,多依《長阿含經‧大緣方便經》的逆觀理解十二因緣。

相對於十二因緣,五陰聚合之說較易理解。所謂五陰,又有人譯作五蘊,也就是我們常聽到的「色,受,想,行,識」五種現象。色陰是所有具備質礙作用現象的總稱,有「四大」((地、水、火、風),感官(眼,耳,鼻,舌,身;色,聲,香,味,觸),乃至精神現象的無表色。受,就是上文指的苦受,樂受,無苦無樂受。想,是意識行為。行,是主宰意識思維的意志、心理趨向。識,是精神主體,眼耳鼻舌身意,通稱六識。

無論是十二因緣,或五蘊之說,又或其組成的輪迴業報之說,最大的重點是其提倡的眾生平等概念。與婆羅門教所宣稱的婆羅門免於業報之說不一樣,佛教提倡的是,所有「有情」都會陷入業報輪迴的系統之中,只是報有今世報與來世報之分,若然未報,只是時辰未到。這種思想對於貴族來說當然沒有太大吸引力,但對於普遍活於貧苦、對上層社會生怨的老百姓而言,卻是一種難求而可貴的心靈慰藉、寄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