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7日 星期四

【佛教史入門‧印度編】二:六師外道

外道六師是與佛陀釋迦牟尼同時代的反婆羅門教正統思想的六派代表人物。因與佛教主張不同,被稱為外道六師,其學說被稱為六師外道。
「外道」在梵語中謂「tirthika」,在佛教中指那些不跟從佛陀說法的主張。其實佛教在印度出現前,這個字原本指那些希望到達波岸的入行者。圖為耆那教的修行者石像。(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上一篇起源
 
撰文:釋懷仁

上文說到,沙門思潮發展起來的基礎,是反婆羅門教義——兩者雖然對立,但對佛陀立教卻同樣重要。沙門思潮相對婆羅門而言,是「新學」,這新學並不是鐵板一塊,而是百家爭鳴。這多元化的思潮之中,又以六師外道最為人熟悉,他們的主張對早期佛教教義影響深遠。其中佛教與耆那教同樣受到婆羅門業力、般若說的影響,又同樣主張業力(行為、說話、思想的善惡因果所形成的力量)自受、般若(智慧)自修、彼岸自渡,反對婆羅門的「吠陀天啟」、有外在最高主宰的主張。六師外道是什麼?他們與早期佛教關係又在哪裏?

要整理六師外道的思想大概,並不容易。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六師主張主要記載在佛典之中,但他們同時是佛陀所降服的對象,這就像甲國征服乙國,再由甲國記載乙國的歷史,這有多可信?不言而喻。其次,所謂六師外道只是對當時百家爭鳴的一套概括之說。正如筆者在前文所說的司馬談整理戰國至漢初思想為「六家要旨」,這多大程度上能全面地呈現戰國至漢初的思想?也是不言而喻。對於先秦諸子百家,我們還可翻翻錢穆的《先秦諸子繫年》,但佛陀前的外道卻極難、也不可能如此整理,將其芸芸眾說由六種外道作代表,已近乎極限。雖說不足甚多,現時脫離佛典已不能詳說「外道」了,也只能順着佛教本位的描述,去理解佛教思想其中的一大本源。

克孜爾石窟97窟 降伏六師外道 局部
一、 富蘭那迦葉(Purna Kasyapa)
異譯:不蘭迦葉、老迦葉、棓剌拏、布剌拏、補剌那迦葉、布賴那迦葉、布剌拏迦葉波、晡剌拏迦攝波子

《維摩經文疏》指富蘭那是名(意為滿或究竟),迦葉是姓(意為龜或護光),主張諸法不生不𣸵,無果無因。《涅槃經》說他是「大醫,一切知見」,《法句譬喻經》說他是舍衛國婆羅門師,弟子五百。《長阿含經‧沙門果》稱他曾以無罪福報說勸告阿闍世王。按巴利文增支部,他把人類分為五個階級,最是黑生(賤民),其次順序是青生(主張業論、因緣論的人)、赤生(耆那教眾)、黃生(在家裸體者)、白生(邪命外道)、最勝白生(智者外道)。


阿闍世王(Ajatashatru),亦譯「阿闍貰」、「阿闍多設咄路」等,意譯「未生怨」。傳說未生時相師占卜其長大後必將害父,故名。又名「善見」(Ksemadarsin)。據《長阿含經》卷一七、《觀無量壽經》、《善見律毗婆沙》卷一載,為釋迦在世時摩揭陀國的國王。父名頻婆娑羅,母名韋提希。長大後聽從背叛釋迦、分裂僧伽的提婆達多之謀,害父即位。後亦皈依佛教。釋迦逝後,資助由迦葉主持的佛教第一次結集,為之提供衣食、臥具等。克孜爾石窟224窟
二、 末伽黎拘賒黎子(Markarigosaliputra)

異譯:末迦梨瞿舍利、末伽梨拘捨梨、末伽黎拘舍離子、末塞羯利瞿黎子、末揭梨子、末揭梨拘舍梨子、摩娑迦梨虞婆子、末迦梨瞿舍梨子。

慧琳《音義》指末迦梨是姓(意為常行),拘舍梨是母名(意為牛廐)。《涅槃經》說他是「大師,一切知見」,主張身有七分,是為地、水、火、風、苦、樂、壽命,合稱七法。《百論疏》指他認為一切法自然為宗,就是說人沒有反抗命運的能力。《長阿含經‧沙門果》則稱他曾以無義說勸告阿闍世王。日本學者木村泰賢指他的學說是恬淡無為派,是邪命外道的始祖。在佛陀時代,是耆那以外最有勢力的外道。


邪命外道:音譯「阿什斐迦」。古代印度哲學派別。耆那教與佛教對該派的貶稱,斥其借行道以謀生。奠基者為末伽梨‧俱舍梨子。認為宇宙萬物是由靈魂、地、水、風、火、虛空、得、失、苦、樂、生、死十二種原素構成。地、水、風、火四大原素是純粹的物質,虛空是原素賴以存在的場所。苦、樂、生、死等是各自獨立的精神原素,靈魂不僅存在於動植物有機體中,也存在于地、水、風、火中,各元素的結合是自然的,無因無緣的。並認為世界上一切人,不論賢愚均受命運所支配,個人意志在漫長的輪回過程中不起任何作用,「無有自作,亦無他作,亦無人作,亦復無力,亦無精進……」(巴利文《沙門果經》)。一切不變,均係前定,勸告世人決不因精進而少受苦,決不因無精進而減少福。任何人都要經過八百四十萬大劫,在天、人、獸之間往返投胎數次,最後必然獲得解脫。佛教亦稱其為「宿命論」。相傳曾一度與耆那教聯合,後因俱舍梨子破戒而分裂,部分教徒則發展為耆那教裸體派,嚴格實行苦行主義。邪命外道至孔雀王朝(前321—約前187)時期發展到頂點,此後在北印度逐漸衰落。在南印度一直活動到14世紀,15世紀以後聲跡消失。— 哲學大辭典


三、 刪闍耶毗羅胝子(Sanjaya-varati-putra)

異譯:散若夷毗羅梨沸、散若毗羅梨子、珊闍耶毗羅胝子、刪闍夜毗羅胝子、刪逝移毗剌知子、娑惹野尾囉致子、散闍耶毗羅胝子。

《維摩經文疏》指刪闍夜是名(意為勝或彼勝),毗羅胝是母名。相傳舍利弗和目犍連在遇到佛陀前曾師事於他。《涅槃經》說他是「大師,一切知見」,他強調判斷世界事物的標準在一己之心,主張「唯是一人獨知見覺」。《長阿含經‧沙門果》則稱他曾以說異論勸告阿闍世王。《百論疏》說他認為道是不須修的,自然而得。《注維摩經》的說法是「何假求耶?」木村泰賢認為他比Brotagoras以人類為萬物尺度之說更進一步,以一個人在一個時刻中的看法、感覺為量度萬物的標準,而且往後隨時可變。慧琳《音義》把他的學說稱為「不須修外道」。他的主張與禪宗乃至心性學的關係,也備受學者注意。在學說上,他也不重視立學,而專注於駁倒他人的立論;辯論過程中也喜歡詭辯。

四、 阿闍多翅舍欽婆羅(Ajitakesa-kambala)

異譯:阿末多、阿夷陀翅舍欽婆羅、阿耆多枳舍欽婆羅、阿耆多翅舍欽婆羅、阿耆多頸舍甘婆羅、阿市多雞舍甘跋羅子、阿𡁠多繼舍迦摩羅。



《維摩經文疏》、《百論疏》與《注維摩經》等都指阿闍多翅舍是字,欽婆羅指的是粗敝衣——由名字看已知他是個苦行者;玄奘把他的名字譯作「無勝髮褐」。《涅槃經》說他是「大師,一切知見」。《長阿含經‧沙門果經》稱他曾以斷滅說勸告阿闍世王——人受四大(地、水、火、風)而取得生命,死後地大歸地,水還歸水,火還歸火,風還歸風,也就是沒有什麼後續可言。《維摩經義記》則指他否定因緣之說。木村泰賢指他是純粹的唯物論者,人生在世的目的在於享樂,要排斥一切嚴肅的倫理,屬於順世派。他身處的地方位於中印度,與佛陀所在較為遙遠。

五、 迦羅鳩馱迦旃延(Kakuda-katyayana)

異譯:婆浮陀迦旃那、浮陀伽旃延、腳俱陀迦多演那子、迦(底也)野、伽拘迦旃延。

《百論疏》指迦旃延是姓(意為剪剃),迦羅鳩馱是母名(意為黑領或牛領)。《涅槃經》說他是「大師,一切知見」。《長阿含經‧沙門果經》稱他曾以無力說勸告阿闍世王——無力無精進人,無力無方便,無因無緣生染着,無因無緣眾生清淨,一切眾生有命之類,皆悉無力。據《涅槃經》的說法,他認為人之上有自在天主宰一切,自在天的喜怒決定了人的禍福,更把自在天比喻成工匠,眾生比喻成機關木人,後者一切不能自主。《維摩經義記》把他的主張稱作「自在天因外道」,也就是說修行無濟於事;可以計入無慚外道或邪命外道。木村泰賢則強調他的理論與阿闍多翅舍欽婆羅相反,強調人生為地、水、火、風、苦、樂、生命七種要素組成,而且七要素是不滅的,是心物不滅說。木村也強調學者須注意他的學說與《薄伽梵歌》頗為相似。

《薄伽梵歌》:印度教重要經典之一。意譯為《世尊歌》。原屬大史詩《摩訶婆羅多》第六篇《毗濕摩》中的一部分,後成為獨立經典。約西元2—3世紀成書。全書分18章,700頌。是一部闡述宗教哲理的詩篇,體裁採用對話形式。對話發生在般度族和俱盧族兩軍對壘的戰場上,般度族王子阿周那面臨廝殺,見敵陣中有許多自己的親友和師長,遂生憐憫之情,無心再戰。此時,化身為阿周那御手的黑天大神與他展開一番嚴肅的對話,教導他不計個人榮辱得失,只有履行職責,才是對神的忠誠。在黑天大神的教誨下,阿周那拋棄個人私情,以武士天職為準則,決心作戰。《薄伽梵歌》的根本宗旨是宣傳印度的人生哲學和倫理道德觀。主張一個教徒要按自己的「達摩」即職責行事,不應考慮個人得失,只有通過行動才能使自己的靈魂與宇宙的本體「梵」相結合,達到擺脫生死輪回的解脫。該書在印度教徒心中一直佔有重要地位。到近現代,它被推崇為最重要的經典。印度民族主義運動領導人提拉克和甘地都把它作為指導人民進行反英鬥爭的聖典。—南亞大辭典
六、 尼犍陀若提子(Nirgrantha-jati-putra;即大雄)

異譯:尼乾子、尼乾陀闍提弗多羅、昵揭爛陀慎若底子、尼犍、尼虔、尼乾、尼乾陀、尼犍陀弗怛羅、泥健連他、你誐囉(人)帝子、泥犍連陀闍提佛多羅

《維摩經文疏》稱尼犍陀是外道家出通名,若提是母名。《涅槃經》說他是「大師,一切知見」。《長阿含經‧沙門果經》稱他曾以一切智說說勸告阿闍世王——一切眾生,經八萬劫,於生死輪自然得脫,有罪無罪,悉亦如是。尼犍陀若提子是耆那教的始祖。據《百論疏》,《方便心論》說他以五智(聞、思、自、慧、義)、六障(見、苦受、愚痴、命、性、名)、四濁(瞋、慢、貪、諂),以為經宗。《百論疏》又說到《尼犍子經》有十六諦、六自在諸說。《維摩經文疏》把十六諦分作聞、思二慧。聞慧有八:一天文、二算數、三醫方、四咒術、四韋陀,是為八;思慧有八:一長壽天、二星宿天、三四天王天,乃至他化自在,是為八。木村泰賢強調,尼犍陀是個極端苦行者(以斷食、節食、有限制托缽、遠離美味、閒居獨住、身體受苦為外苦行、以懺悔、尊敬、奉仕、勤學、捨離、禪定為內苦行,尋求滅除舊業),嚴守不殺生戒律是他學說的核心(耆那教五大戒律為禁殺、禁妄語、禁盜、禁淫、禁執着——《入諦義經》說:「(禁殺)是禁制停止了業的流入。」)。木村認為六師之中,以尼犍陀與佛陀接觸最多,而且學說多有相通之處。所以,了解尼犍陀是理解早期佛教理論形成的要基礎。

六師外道主要主張;取自《漢譯阿含經之厭離研究
以上的論述雖然不容易消化(想簡單理解的朋友看上圖就好),但讀者大概也會留意到六師之間有不少理論是相融相通的。這個現象絕對不難理解,正如我們翻閱先秦經典,如法家一類極端否定法先王的學說,也會跟你說古聖王如何如何——因為這些命題都是當時最為關鍵的爭論核心,不接觸就是離地了,離地就難以爭取信眾的支持。比起六師,佛陀是較為後出的。當佛陀沿主要商道布道之時,爭論爭辯的主題,也不外乎「無一切差別相」、「無因無緣」、「經八萬劫自然得道」、「身有苦樂二分」、「現生受苦、來世受樂」、「身有七分」、「亦有亦無」等。空間上,佛陀主要停駐的竹林精舍與祇園精舍,也是鄰近沙門的重要據點。

六師外道謗佛不孝群像;四川大足石窟

當了解到佛陀與六師是生活在相近的時空,在爭論相同的課題時,我們大概也不會覺得「般若」與「業力」兩條佛教根本要義、乃至於其餘不少的教義,為什麼好像與六師外道關係密切了。

下一篇: 釋迦牟尼

參考文獻:
杜繼文:《佛教史》
《顧淨緣著述集》
《印度哲學史綱 》
《漢譯阿含經之厭離研究 》
《印度學講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