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27日 星期三

【AOC】槍與戟有何分別?

《世紀帝國II》中的騎兵部隊雖然昂貴,但卻有極高的戰鬥力,要與之對抗的話長槍系單位絕對是價廉物美的選擇。遊戲中的長槍部隊相當地還原了歐洲長槍部隊對抗騎兵的特點。《征服者入侵》之後加入了長槍系第三段進化的「戟兵」。那到底「戟」是怎樣的武器呢?(網路圖片)

撰文:陳子煒

《世紀帝國II》中的騎兵部隊雖然昂貴,但卻有極高的戰鬥力,要與之對抗的話長槍系單位絕對是價廉物美的選擇。遊戲中的長槍部隊相當地還原了歐洲長槍部隊對抗騎兵的特點。《征服者入侵》之後加入了長槍系第三段進化的「戟兵」。那到底「戟」是怎樣的武器呢?

「槍」作為步兵武器已有悠久的歷史,在石器時代已經為人類所使用,不過最初並不特別設計或使用於對抗騎兵部隊(石器時代人類根本還未能馴化用於作戰的家畜)。在歐洲,槍於古希臘已普及為步兵的基本武器。古希臘的戰場主要以步兵為主,使用槍只是為了增加攻擊距離,另一方面也因為其製作相對比較簡單,並不需要太多金屬(木柄相對比較便宜)。由於槍不太適合於近身作戰,故此槍兵往往習慣以密集方陣作戰,用以減少個體士兵所須應付的面向。馬其頓人吸收了希臘人的概念,更將長槍改得更長(到了泛希臘化時代,可達七米以上)成為名震中外歷史的馬其頓方陣兵。



馬其頓的長槍方陣想像圖。(網路圖片)


不過整體而言,這時候的槍主要還是泛用武器,並不特別對抗騎兵部隊。真正以槍特化對抗騎兵開始於羅馬共和軍事改革後。羅馬人放棄了傳統的希臘式重裝長槍兵,改以配備有投槍(只作拋擲用)和短劍的軍團兵(Legionary)為步兵主力。但同時,軍團兵欠缺對抗重裝騎兵衝突【注】的能力,故此羅馬的輔助部隊中設有長槍兵團,專門用於對抗騎兵。

瑞士槍兵與戟

歐洲在中世紀早期,欠缺非常統一的軍隊裝備,武器也變得個性化(跟隨個別用家的喜好),但槍仍是其中一種甚普遍的武器。尤其因為槍的製作成本低廉,即使是出身普通的農民也能輕易獲得,所以甚為流行於民兵當中。


復元中世紀的斧槍兵。(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到了14世紀,瑞士的農民為了進一步使槍類武器能更廣泛地應用於不同類型的戰鬥當中,漸漸改良了長槍的設計,產生了「戟」這種武器。歐洲的「戟」與中國的所用的「戟」並不完一樣(但也有很多類似的地方),一般在英語中稱為「halberd」。此字估計來自於德語的「halm」(棍杖)和「barte」(斧)兩字的結合,故此又譯為「斧槍」。斧槍的設計概念是保留槍長距離作戰的優點(相對而言一般比長槍要短,屬於中距離武器),同時將槍頭結合斧使其能用於格擋其他武器,增加其泛用性。

更實在地講,斧槍的長度足以使他們與騎兵保持一定距離,防範其衝擊;一旦騎兵緩速下來,便能利用前部將騎在馬背上的敵人鉤下馬,足以一擊致命。而且斧槍在面對刀劍類的斬砍類武器時比一般槍更強,熟練操作的話對抗一般裝甲步兵也遊刃有餘。

使用斧槍最有名的是瑞士人。斧槍的成本相對低廉,而且團體作戰時可以放棄厚重的裝甲,對於異常貧窮的瑞士人(在農業時代,位處山區瑞士的確異常貧窮)而言無疑是天作之合。瑞士是四戰之地,周遭是勃艮地、法國、神聖羅馬帝國等強國,為求自保,瑞士人集中訓練斧槍與長槍混編的密集長槍方陣以對抗外來敵人。



瑞士傭兵扭鬥的場面。(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瑞士人的作戰模式原則上顛覆了中世紀戰場的一般原則——要對付一隊訓練良好的斧槍方陣在當時的戰爭技術而言是極為困難,近乎是沒有解手。1477年,野心勃勃的勃艮地公爵查理一世(勇敢的查理)帶領着當時裝備精良的軍隊入侵瑞士,卻在南斯之戰(Nancy)中被打敗。他本人被瑞士農民一擊斃命的故事更廣泛被傳頌為斧槍的佳話。15世紀的瑞士長槍軍團更受到各國的青睞而受僱為傭兵,便是有名的「瑞士傭兵」(Reisläufer)。而同時,各歐洲貴族也開始以斧槍裝備一般農民步兵,頓時成為該時代的風尚。



傳說中,勃艮地公爵查理在南斯之戰中被斧槍兵殺死。(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另一方面,歐洲人也努力鑽研有何方法可對抗斧槍部隊。15世紀後期,德國傭兵前鋒所用的雙方大劍(zweihänder)的其中一個重要功能便是用於砍開槍和斧槍的柄,以在長槍方陣中打開缺口讓己方可以攻擊。而16世紀以後,火器的密集使用可於遠距離有效地殺傷密集的步兵方陣。例如1522的比克卡會戰(Bicocca)中,西班牙的步兵方陣(三兵種方陣,Tercio)就以陣地和火器有效壓制了瑞士的斧槍方陣。故此在16世紀以後,斧槍和長槍類的武器開始慢慢淡出戰場,成為儀仗或陳列武器。

AOE系列文章:

注:古希臘的經典時代(公元前8世紀至4世紀)時,人類尚處於摸索騎兵使用的階段,當時的騎兵一般只能以投槍方式作散兵作戰,很少能作為衝擊騎兵使用。到了4世紀後,隨着血統與技術的改良,衝擊性的重騎兵開始出現於近東和歐洲,這意外地使傳統的長槍兵成為對抗重騎兵的重要戰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