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28日 星期一

歐洲中世紀簡史(三):法蘭克王國崛起

5世紀到6世紀羅馬衰亡之間,日耳曼人占據了歐洲各地,而日耳曼人王國更有如雨後春筍一般紛紛出現七
法蘭克王克羅維受洗,象徵了日耳曼與羅馬文化的結合,亦即中世紀的開端。(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前一講:日耳曼民族大移民

撰文:陳子煒

5世紀到6世紀羅馬衰亡之間,日耳曼人占據了歐洲各地,而日耳曼人王國更有如雨後春筍一般紛紛出現。好像有東起法國南部,西至伊比利亞的西哥德人(Visigoths),南起意大利半島,向北申延至德國南部與今克羅地亞的東哥德人(Ostrogoths)以及日後的倫巴底人(Lombards)【注1】,還有在今日東起德國北部,西至法國北部的法蘭克人(Franks)、今西班牙西北加利西亞與葡萄牙北部蘇維匯人(Suevi)以及北非的汪達爾王國(Vandals)。歐洲大陸的土地頓變成日耳曼各民族的移居地。

5世紀後期反羅馬覆亡後的歐洲。(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這眾多王國卻也不久就步上敗亡之路。在瀕死的西羅馬帝國身上插上致命一擊的奧多亞卡(Odoacer)死後,王國也瓦解,被東哥德人占領了意大利地區,而東哥德人之後也被倫巴底人入侵。6世紀,擁有龐大實力後盾東羅馬帝國開始著手收復失地,意欲重建羅馬的榮光。東羅馬慢慢取回南意大利半島及北方一些沿海城市,倫巴底人被迫退向內陸(今米蘭,佛羅倫斯等高地)。汪達爾人的命運更可悲,被東羅馬人重新征服,被運到巴爾幹充當兵源及奴役,慢慢消失於歷史舞台之中。另一方面西哥德王國受到北方的法蘭克人與南方的東羅馬帝國兩方夾攻日漸收縮。7世紀回教徒渡過直布羅陀,橫掃伊比利亞。西哥德王國滅亡後,西哥德人慢慢同化到法國南部與伊比利亞東部。
法蘭克王國

在諸日耳曼王國之中突圍而出的可算是法蘭克王國(Kingdom of the Franks / Frankish Kingdom)。法蘭克王國不單成功續存於動亂之中,更逐步發展成歐洲大陸上最龐大的帝國,足以媲美昔日的羅馬帝國。法蘭克人是原居於今德國中部的日耳曼部落。今日德國境內尚有不少以法蘭克而命名的地區,好像有在中部的城市法蘭克福(Frankfurt)及法蘭克尼亞(Franconia)地區【注2】。法蘭克人部族在3世紀就開始歸付羅馬帝國,在35世紀之間慢慢發展至到洛林(Lorraine)與萊茵河區及比利時一帶。

羅馬滅亡後,法蘭克薩利安部(Salians)的國王克羅維一世(Clovis I)開始統一法蘭克諸部及擴展法蘭克人的勢力。克羅維一身戎馬征戰,奠定了法蘭克王國發展的基礎。公元486年他帶領法蘭克人入侵高盧(今法國北部),成功打敗了殘存於高盧北部最後一位羅馬統治者西雅格里烏斯(Syagrius)【注3】,將法蘭克勢力擴張到今法國北方。公元496年打敗阿尼曼人(Alemanni),將東方的邊境向南擴展到今日德國西南部與法國東部一帶。507年烏爾耶之戰(Vouillé)中打敗在今法國南部的西哥德王國,占領羅亞爾河(River Loire)以南至圖魯茲(Toulouse)大片土地。公元509年,克羅維在經過長年的戰爭與勝利後,最終成為整個法蘭克的王,並由其家族世代統治法蘭克諸部,開啟了梅羅文加王朝(Merovingian Dynasty)【注4】。

法蘭克王國的領土擴張圖。(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克羅維歿後,雖然根據日耳曼人的傳統由他的諸子分別繼承了他的領地,但法蘭克部落尚能維持於一個整體,不至於分裂。6世紀早期,法蘭克王國繼續向外擴張。公元534年,終於征服了西方最後的一個日耳曼民族勃根底人(Burgundians)。大約在六世紀中,自阿爾卑斯山以外,庇利牛斯山以北整個西歐地區都被法蘭克人征服。得到大量征服而來的土地後,法蘭克人把土地分成四個部分:日耳曼部落原聚居地(德國一帶)稱為「東方的土地」(Austrasia);而西方居住著大量羅馬遺民的北高盧地區,稱為「新土地」(Neustria);從勃根地人征服回來的勃根地(Burgundy,今法國東部,瑞士及德國三國交界處);以及從西哥德人中征服的亞奎丹(Aquitaine,今法國南部)。

下一講:中世紀模式

【注1】倫巴底(Lombardia),來自於「longobardia」,意即「長鬚」。長髮束鬚是當時蠻族一個流行的風格,與羅馬人著重外表整潔至成強利對比。
【注2】法蘭克尼亞(Franconia)是法蘭克人之地的意思。此地古代是法蘭克公國(Duchy of Franconia)之地,今為德國行政區。
【注3】 其父艾芝迪烏斯(Aegidius)為西羅馬帝國高盧地區的軍事統師(magister militum per Gallias)。西羅馬覆亡後,自成一角於高盧。
【注4】 梅羅文加王朝的第一位國王是薩利安部的希爾德里克一世(Childeric I)。王朝因希爾德里克一世父親梅羅維(Merovech)而得名。日耳曼人傳統習慣以父親之名加上「-ing」的字尾作為名號的一部分。此習慣今尚見於俄羅斯語中名字父親名稱加上男子用的「-ich」或是女子用的「-dona」)。後來王朝的始創者的名字漸漸成為王朝的名稱,有近似於姓氏的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