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26日 星期六

【日本風土】京都五條通位置之謎

京都是日本歷史悠久的都城,其城市設計橫豎有條呈矩型更令人印象深刻。京都由北往南有九條橫街,分別以「一條通」至「九條通」命名,但當中「五條」的位置卻非常特殊,原來背後有段鮮為人知的故事。
位於京都五通大橋旁的牛若丸(源義經)與弁慶像。(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撰文:陳子煒


京都是日本歷史悠久的都城,其城市設計橫豎有條呈矩型更令人印象深刻。京都由北往南有九條橫街,分別以「一條通」至「九條通」命名,但當中「五條」的位置卻非常特殊,原來背後有段鮮為人知的故事。

京都又稱為「平安京」,由公元794年開始成為日本京城至明治政府搬遷至今日東京。京都除了有不少文化歷史遺產外,其城市的設計更模仿了中國唐代的長安城而設計。京都本來的都市設計由中國的條坊制演變而成——以縱橫向大街交織成棋盤一般的網狀街道系統。

縱向的街道原本以朱雀大路為中心往左右伸展。朱雀大路相當於今日京都的「千本通」。不過原來的京都市街其實比較偏向西邊(東臨鴨川),後來因右京地區發展比較困難(水源和交通等問題),京都的市街於是往東邊遷移至今日所在的位置。今日的鴨川貫穿京都心臟地帶(更似是宋代的汴梁),而中心街道也由千本通轉移到烏丸通。至於橫向的街道則一直未有太大的變化,由最北的一條通,一直至最南的九條通分布相當有條理。

元祿九年(1696年)的京都地圖,可看出京都條坊制的特色,以及鴨川尚在京都市街的右邊陲。(圖本來源:Wikimedia Commons
  
說到此,對很多熟悉日本京都的讀者應該也沒有什麼新奇。但假若我們打開地圖,卻會發現由一條至九條之間的分布尚算工程,唯獨四條與五條之間的距離特別遠,而五條至六條之間的距離又特別近,似是被故意改動過,到底背後是否有個故事?

五條通南移

從京都由南向北散策的話,會發現經過六條之後很快便到達五條(約250米),但從五條再走到四條卻異常地遠(超過800米)。雖說每條之間未必完全一樣,但這個差距卻非常的不尋常。從這個距離去猜想,最合理的估計當然是五條通曾經被故意向南移動過,致使四條、五條、六條之間的間距產生變化。

 
今日京都的四條(綠)、五條(紅)和六條(藍色)通。(圖片來源:Google Map)
追尋歷史,原來的確在16世紀之前,五條大路並不在今日的位置上。當時統一日本天下的豐臣秀吉為了方便參拜在東山區(鴨川東岸)的方廣寺,於是在整備街道時將五條大橋由本來的位置向南移到方廣寺附近,而五條通也因此往南移到原來的「六條坊門小路」。方廣寺是1588年秀吉為了再興被燒的東大寺大佛而發願修建;後來在秀吉死後,更因豐臣家與德川家的政治鬥爭而引發過方廣寺鐘銘事件(文字獄)。今日方廣寺內尚設有豐國神社(祭祀豐臣秀吉/豐國大明神的神社)以紀念豐臣秀吉。

方廣寺內的大鐘成為重要文化歷史財產。(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那原來的五條通到底在哪呢?原來的五條通與五條大橋就在稍北的松原通和松原橋。傳說中在源平合戰時(12世紀),日本歷史著名的悲劇英雄源義經就在五條大橋與其家臣武藏坊弁慶相遇》,至今日的五條通還有一座石像紀念這次相遇。不過當年的五條通並不在此而是在松原通,而且在平安時代五條也還未有大橋,故事本身只是後人所杜撰。儘管如此,今日在五條大橋旁的義經石像已成為當地的地標之一。
 
義經與弁慶的傳說在今日仍可見於各種媒體當中。圖為2012年大河劇《平清盛》中義經與弁慶於五條大橋相遇。(劇照截圖)
 鳴謝:朋友衛德欣在旅行中途的提問令我無意發現。

更多「日本風土」系列文章: 

神社為何都有鳥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