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21日 星期一

歐洲中世紀簡史(二):日耳曼民族大移民

若我們要探討羅馬覆亡的原因,最直接莫過於了解日耳曼族的移民。日耳曼人在3世紀末開始,自萊茵河東岸漸漸向西移民,定居於羅馬帝國。其後他們更取代羅馬人成為歐洲的主導者,開展了歐洲中世紀時代。
公元455年日耳曼族的汪達爾人第二之洗劫羅馬,距離西羅馬帝國滅亡僅21年。(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前一講:基督教世界

撰文:陳子煒
 
愛德華.吉本認為基督教的和平主義與對現世的消極態度是引致羅馬帝國覆亡的一大原因。此說可酙酌的地方頗多,故若我們要探討羅馬覆亡的原因,最直接莫過於了解日耳曼族的移民。日耳曼人在3世紀末開始,自萊茵河東岸漸漸向西移民,定居於羅馬帝國。其後他們更取代羅馬人成為歐洲的主導者,開展了歐洲中世紀時代。
 
日耳曼人(Germans)是居住於萊茵河以東操相似語種的族群的總稱。當中比較著名的部落有哥德人(Goths,又可再分為西哥德人Visigoths和東哥德人Ostrogoths),法蘭克人(Franks),撒克遜人(Saxons),與汪達爾人(Vandals)等。日耳曼是羅馬人給予他們的稱呼。他們屬於印歐語屬的一個分支,與北歐的維京人等,有近親關係。【注1】日耳曼語系與地中海以羅馬人為首的拉丁語系民族(羅曼語系)分別是印歐語系的兩大支系,而他們的接觸始於凱撒大帝在公元前1世紀中葉的西征高盧。當時羅馬大軍曾在萊茵河畔與日耳曼人進行了小規模的交戰。對於有高度文明的羅馬人而言,這些日耳曼人是比高盧人更野蠻與落後。
 

公元2至6世紀之間日耳曼部族往西歐移民圖。(注:匈人並非日耳曼人的一支)(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在早期帝政時期(公元12世紀),羅馬與日耳曼以萊茵河分界對峙。【注2】但到了3世紀末,日耳曼人開始蠢動,其對羅馬帝國邊境的侵擾日趨嚴重,即後世歷史學家稱之的為蠻族入侵。在羅馬帝國強盛之時,軍隊尚能對抗蠻族,但隨著帝國因內亂、政治腐敗以致國力衰弱,日耳曼乘時而興,擺脫羅馬帝國的控制。在4世紀末至5世紀末一個世紀之間,移民潮一發不可收拾(見圖)。日耳曼人在帝國境內比較偏遠的地方遷移,羅馬軍隊幾乎沒法制止。最突出的例子是五世紀初羅馬完全放棄在英倫島的屬地。4世紀末出現在東歐今烏克蘭的匈人(Huns)【注3】,其西進更進一步刺激日耳曼人入侵羅馬帝國,而羅馬城也在410年被西哥德王亞拉力(Alaric)一度占領並洗劫。

 
面對匈人大軍壓境,羅馬人只好與西哥德人聯手擊退匈人。隨着匈人的領袖阿提拉(Attila)死去,其威脅也慢慢解除;然而,日耳曼人的勢力亦在此戰中日增。不少日耳曼部族借此機會向羅馬帝國要求土地和金錢,其威脅比匈人有過之而無不及。在5世紀時,羅馬必須依賴這些日耳曼人的武力來保護帝國,而帝國本身也已成為日耳曼人的傀儡。
 
公元476年,日耳曼人奧多亞卡(Odoacer)逼已成風燭殘年的西羅馬皇帝羅密奴斯(Romulus)遜位,自封意大利王(也被稱為唯一個能控制有整個意大利的意大利王)。日耳曼大量進入歐洲,建立不同的日耳曼人王國,拉開中世紀的序幕。但在東歐,東羅馬帝國則憑其地理位置,控制歐、亞大陸的貿易,利用金錢等使蠻族轉向入侵西方,保留了國力,續存了差不多一千年。當時普遍人認為東羅繼承及延續了羅馬文明;而西歐大陸,則被視為蠻族統治的「野蠻西方」(Barbaric West)。

公元476年西羅馬最後一任皇帝羅密奴斯遜位,象徵了中世紀的開端。(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下一講:法蘭克王國崛起

【注1 語言學把瑞典,丹麥,挪威語歸屬於北日耳曼語系,他們與今天流布於中歐的日耳曼語有非常親密的關係。
 
【注2 今日於萊茵河岸的德國城市科隆(英:Cologne ;德:Köln)名字來源就是拉丁文的Colonia (殖民地),本為羅馬帝國在萊茵河的據點。
 
【注3】有論認為匈人(Huns)即中國漢代邊境的匈奴人的說法欠缺證據。由於他們流傳的資料太少,也無法準確的從語言上去歸類匈人的種族。推斷可能是屬於阿爾泰語屬的一個分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