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12日 星期六

歐洲中世紀簡史:基督教世界

撰文:陳子煒

公元476年,西羅馬帝國最後一任皇帝羅密奴斯(Romulus)下台,象徵擁有近500年歷史的西羅馬帝國正式滅亡。而歐洲歷史,也由經典時代 (Classical Period),即上古部分,轉入中世紀。那到底我們要如何理解中世紀呢?當然歷史不是突然由上古轉向中世紀,而476年作為史學上的傳統分界線,也只是方便講述而已。要了解這個巨大的轉變,我們還是得從背景著手。


公元3世紀,羅馬帝國的武力擴張開始停頓,形成一個西起伊比利亞半島,東至敘利亞海岸;北達英格蘭,南至北非的大帝國。然而就在其發展至頂點之時,帝國亦走向下坡。關於此點,英國史家愛德華吉本(Sir Edward Gibbon)認為羅馬歸信基督宗教責無旁貸,也有不少的史家認為其衰亡是單純一個自然的過程。蓋羅馬帝國乃一以武力擴作去維繫其政治,但帝國盛平日久,欠缺新的刺激去推動其發展,故帝國國勢開始衰落。此中緣故甚為複雜,我們暫不在此詳細探討,但我們卻不能忽略當中牽涉到的一些客觀歷史事件。

基督宗教

基督宗教由耶穌的門徒在一世紀時慢慢傳入歐洲地區。門徒的首個目標是希臘地區,故新約聖經大部分的章節亦書於希臘文。基督宗教流播的早期,受到羅馬帝國打壓,故門徒不得不以地下教會的方式傳教,當中經常有門徒為了堅持信仰而殉道。由於羅馬帝國的打壓甚為嚴重,早期基督教會只能以「魚」作為其信仰象徵。[注1]一直待到君士坦丁成為羅馬帝國之主後,基督宗教才開始風靡歐洲。傳統羅馬的宗教源自希臘多神之宗教,然基督宗教則鼓吹一神論。當中的轉變,來自一個關於君士坦丁大帝的傳說。相傳在公元三一二年,君士坦丁大帝在平定內亂的米爾維安橋之戰(Battle of Milvian Bridge)前,夢見上帝顯靈。於是他便為軍士的盾牌上畫上十字架,以及象徵基督的聖體像符號(由希臘文的CH和R兩個字母組成)。君士坦丁大帝往後容許信仰自由,從而解除了羅馬對基督教的封鎖。當時不少國民跟隨著他歸依基督信仰,基督教頓時變成整個羅馬帝國內的熱門信仰,而羅馬也隨此慢慢由「異教信仰」(Pagan Rome)變成基督教信仰(Christian Rome)。

Battle at the Milvian Bridge, Gérard Audran after Charles Le Brun, 1666-crop.jpg

基督教何以廣收人民的歡迎?竟可以迅速在羅馬帝國內發展?基督教中天堂的美境應該就是使這個宗教廣受社會不同階級的人所歡迎的原因。基督宗教描繪了一個人類死後的美好世界,這使得人類從心理上找到一個延續肉體生命的方法。對於貴族而言,面對死亡是人類無可避免的,而基督宗教為他們提供了一個方向,使他們有希望於克服肉體必然會腐敗的宿命。另一邊,更重要的是大部分貧苦的人民,也可以從基督宗教中找尋到享受美好的可能。在貧困而又落後的環境中,人民期待最後的審判,他們希望籍此脫離悲劇一般的人間煉獄,到達永生而且滿足的天堂。

基督教在歐洲是一個超越政治的存在,在日後紛亂的中世紀歐洲,更成為全歐洲統一的信仰及價值,支配了整個中世紀認識自我身份,以及區分異教徒的一個強烈的標準。他甚至催生了基督教世界(Christendom)這個不分國界的概念。另一方面,隨著基督宗教在羅馬帝國植根,教會也慢慢發展成一個有系統的組織。教會除了享有土地,稅率等特權之外,更是與封建勢力鼎足而立的勢力。公元三三零年,君士坦丁大帝遷都至拜占庭(即今之伊斯坦堡,故東羅馬帝國又稱拜占庭帝國),確立了東西羅馬帝國的分家,而基督教會也在這個前題下分成了西方以拉丁文作為中心的羅馬教廷,與東方以希臘文作為中心的希臘正教教會(又稱東正教)。東西教廷互不統屬,其組織亦各異。西方的羅馬教會為所有教會及修院的領袖,由教皇這個足以獨立於政治勢力領導。在中世紀,教皇與封建領主及貴族等周旋,分庭抗禮。而希臘正教在東羅馬帝國的蔭庇及支配下,則鮮有發生神權與皇權之爭,故希臘正教在政治上的影響力不如西方的羅馬教會,但它對於日後中世紀東歐的基督教化,與「歐洲」概念的擴張,也有深遠的意義。

圖片搜尋結果

[注1] 魚是一個隱喻。魚的希臘文為ichthys,五個字母是Iēsous Christos Theou Yios Sōtēr 耶穌基督,神之子,救世者,五個字的字首組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