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29日 星期二

【AOE】「趣怪」英雄中文翻譯

最近傳出經典歷史戰略遊戲《世紀帝國》將推出第四集,令一眾《世紀帝國》迷好不期待。回顧經典作品《世紀帝國II》推出至今已近20年,當年的技術和設定由於時代所限可能有未夠完善的地方。而當中官方中文版的翻譯也有不少趣怪的地方。
(官方遊戲圖片)

撰文:陳子煒

最近傳出經典歷史戰略遊戲《世紀帝國》將推出第四集,令一眾《世紀帝國》迷好不期待。回顧經典作品《世紀帝國II》推出至今已近20年,當年的技術和設定由於時代所限可能有未夠完善的地方。而當中官方中文版的翻譯也有不少趣怪的地方。

眾所周知,《世紀帝國II》的官方中文版翻譯不太精準,而當中又以英雄單位特別「趣怪」,部分譯名令人哭笑不得。的確,中世紀的名詞很多都非常專門,即使是英文,但很多也非日常英文會使用。我也並非想要指責譯者,但不妨於此與大家分享一些突出例子:

康斯塔伯理察蒙(Constable Richemont

「康斯塔伯」音譯了「Constable」,但其實此字所指的是「馬廐」,作為官職引伸為掌管「馬廐」的人。由於中世紀時「馬匹」與「騎士」有密切的關係,所以掌管馬廐的人漸漸成為了掌管軍事的負責人,類似於「Marshal」。雅譯至中文的話可作「司馬」,又或是「統帥」。後來此職位漸漸變成負責處理王室私人事務的官職,現在多譯作「宮廷長」。此人物的原型為法國貴族Arthur de Richemont,為英法百年戰爭中的歷史人物。

諾曼地公爵(Duke D'Alençon

我無法確知為什麼譯者會將「Alençon」譯為諾曼地(第)。雖然「Alençon」(阿朗松)的確在法國諾曼第,但其歷史原型阿朗松公爵約翰二世並非諾曼第公爵。約翰二世亦為英法百年戰爭中的歷史人物。

神廟住持(Master of the Templar

這是一個非常「趣怪」的翻譯,小時候完全看不懂。「Templar」所指的是歐洲中世紀三大騎士團之一的「聖殿騎士團」。譯者似乎並不知道這段歷史,將其譯作「神廟」,而將錯就錯將「Master」譯為「住持」(廟的主人不就是住持嗎?)。但其實「Master」來自於騎士團團長的稱呼「Grand Master」,其翻譯應為「聖殿騎士團團長」。

聖殿騎士團最後一任團長Jacques de Molay。(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法萊爾塔克(Friar Tuck

Friar」是中世紀修道院內比較低階的「修士」,並不屬於神職人員。譯者似乎並不知道這點,而使用了音譯。塔克修士是在羅賓漢傳說中人物,是羅賓漢的重要戰友。

基特巴狄特(Kitabatake

這是另一個非常「趣怪」的翻譯。「基特巴狄特」這個名字看似是歐洲人的名稱,但其設定卻是日本武士,有種異地武士的感覺。但「基特巴狄特」其實是音譯自日語「Kitabatake」,其漢字應該為「北畠」(有時簡作「北田」)。英雄的名字只有姓氏,估計是指日本中世南北朝時期南朝的重臣北畠親房。

「基特巴狄特」這個名字像是歐洲人,但其實是日本南北朝的「北畠親房」。(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梅茲的斯歐力(Sieur de Metz)與貝察德斯歐力(Sieur Bertrand

Sieur」是法語中對貴族的尊稱,相當於英語的「Sir」。譯者似乎未有為意而將之音譯為「斯歐力」。在封建習慣中,所有貴族都應該加上這個敬稱,不過由於一般有封號的貴族都會以封號稱之,「Sieur」又慢慢成為那些沒有封號的騎士階層的專稱。「de Metz」與「Bertrand」兩者都是姓氏,兩人都是聖女貞德的戰友,出現於該戰役中。

聖女貞德劇情中de Metz與Bertrand兩位騎士。(遊戲截圖)
其實翻譯名中有很多音譯與主流音譯有差距,那些我在此就不特別提及。早期的翻譯有錯誤在所難免,唯希望各位看畢此篇能加深對世界中世紀的認識。

AOE系列文章:
沒有火槍的土耳其火槍兵?
從奴隸兵到蘇丹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