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31日 星期四

【醫療史】西醫外科霸權的形成


西方的外科醫生本來與內科並沒有太大差別。但在近現代到了19世紀後期,外科醫師便已確立其對內科醫師優越性,形成了現代西醫中的外科霸權。
19世紀美國畫家Thomas Eakins繪畫外科醫生David Hayes Agnew在賓州大學教授外科手術。(網路圖片)
撰文:無名氏暨有心人

新史學的其中一個關鍵概念,便是強調「全面史」的寫作。新史學派之先驅——年鑑學派的諸位史家,已開始把歷史研究的「注意力由政治史轉向經濟活動、社會組織以及群體心態,也努力嘗試把史學和其他社會科學結合在一起。」【注1】年鑑學派史家相信,「這種事件性的歷史(即政治史)只能是掩蓋了真正歷史活動的表面現象;而真正的歷史活動則產生於這些現象的背後,產生於一系列的深層結構。」【注2】事實上,早於1920年代起,年鑑學派的兩位奠基者費弗爾及布洛赫,便「已表示出對史前史、民俗、宗教史的研究興趣。」而年鑑學派這種對「全面史」的提倡,對後來新史學派影響巨大,直接導致了群體史的出現。

而醫療史的出現,正是此類群體硏究的結果。正因如此,醫療史主要的重心,正若杜正勝提到,「毋寧是醫療的社會文化意義」,而不是正統醫學史家所重視的「醫療技術的發展或醫學理論與知識。」【注3】因醫療與社會的交集實是建基於會生老病死的人群身上,因為人由出生至老死,當中的過程少不免會需要醫療上的幫助。而醫療史家正希望透過一些醫史課題及醫史資料,以此認識到當時社會的面貌,了解其文化的特質,並且不止限於專業醫學史的範圍。【注4

中世紀歐洲的外科醫師


Christopher Lawrence指出,較近期的研究顯示中世紀、文藝復興及後文藝復興時的外科醫師,並非單純如以往認識般,僅為一些為富人所棄、低下貧窮的人。相反,早在中世紀時,手術醫師應便是甚具社會地位的精英,其中更有不少外科醫師深諳藥理,自視與內科醫師同等,甚至猶勝之。更重要的是,中世紀的外科醫師並未對立於內科醫師,因他們的敵人實為那些「愚蠢的闖入者」,而非內科醫師。如Thomas Gale便曾鳴謝內科醫師William Cunnyngham 協助其創作其論點攻擊那些名為外科醫師,卻實為公開殺人犯的人。

中世紀時,理髮師同時也兼任外科醫生。(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直至16世紀的頭75年,英國外科醫師還是把內科醫師當作他們的指導者與地位較高的合作夥伴。然自十六世紀的最後25年起,外科醫師開始嘗試提高自身之地位,並創造了以往外科醫師與內科醫師對立的歷史。如William Clowes提出「手術曾被古代精神領袖所實行」之語,「降低了傳統以來藥劑學與手術的對立」,更與中國傳統託附古人,提升自身地位性質類同。至17世紀,英國外科醫師因受到他們的法國同行影響,開始強調「經驗」的重要性。如Richard Wiseman1670年代便提到手術從業者應將自身專業中實證的部分與(書中的)理論加以比較;又言(自身的)判斷和經驗較卓越外科醫師的著作更有價值。Wiseman此種觀點,影響了十八世紀末的英國外科醫師:這段時期外科醫師的種種努力,其目的皆為強調原本次要於藥劑學的手術,在「經過巨大的變革下,已在地位與療效上等同於藥劑學。」他們這種自豪與身份認同的憑藉,在於當時新興的解剖學。如在1767Benjamin Gooch便明言手術取得巨大進步的主要原因乃在解剖學現更廣為人知,並更好地獲了解。

英國外科醫師將手術同等於藥劑學的努力,還可見於他們嘗試把藥劑學與手術置於一更大體系。至拿破侖戰爭其間,英國外科醫師又再漸漸改變對手術史的論調:他們開始把藥劑學與手術一同置於生理學與病理學的架構,將兩者視為一種新的、較全面的身體知識。這種對手術性質的全新定義,使手術漸漸「科學化」。傳統英國外科醫師大多將手術視為一種「藝術」(Art),而非精確的科學,但當時英國外科醫師稱手術為「藝術」者愈加見少,改稱之為「科學」。如Chevalier便言「手術的科學」,John Thomson亦稱手術與藥劑學應作一協調,因兩者皆建基於同樣的科學基礎——普通病理學。

至19世紀,英國外科醫師為進一步提高手術的地位,又開始和18世紀的醫師割離。當時的英國外科醫生一方面推崇十八世紀外科醫學的成就,視John Hunter為近代科學的外科手術之父,同時又嘗試區分於上世紀的外科醫學。同時,外科醫師記事開始以一種浪漫式英雄主義為中心,記述歷史時強調醫師個人在治療病人過程中遇到的困難,以及個別天才外科醫師對手術的影響。近似於18世紀的外科醫師以解剖學的進步作為自身地位的憑藉,這段時期的外科醫師以麻醉技術的進步為由,再一次提升自己的地位。如G. M. Humphry便言外科手術為一真正的科學,而哥羅芳此一麻醉藥的發現擴闊了手術的界限。作者並認為在1870年前,外科醫師便已確立其對內科醫師優越性。而外科醫師如W. W. Keen更直言,手術的敵人已不再是與內部、外部的醫療業者,而是任何敢於疑問其能力的事物,包括與宗教。此足見手術的地位在當時已被提高至無以復加之境。而承認消毒技術作為手術的最終突破,便是創造現代外科歷史最後的重要元素。

John Hunter為近代西醫外科之父。(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由上所論,可知近代歐洲外科醫學的發展史,並非單純基於人類的技術發展,即外科醫生發現、改善、發明技術的歷史,而是隱含着複雜的文化現象。事實上,外科手段其實包含了身體及疾病的理論,不單是一種實際程序。以拔牙手術為例,當中包含了局部疼痛起源的理論以及相對無害地移除身體部分的理論,但在中世紀時,牙痛被視為身體失調的表徵,因此醫師會先利用普通療法治療,拔牙為最後之手段。從不同療法的採用,亦可看到不同時代在理念上的分別。

事實上,以往學者普遍認為,麻醉與消毒技術的發展的促使外科手術的發展,但Sigerist指出情況應正相反:手術本身的發展實促使了麻醉與消毒技術的進步。如乙醚自18401850年代,在手術中的使用率均不太高,引證了「麻醉對手術的影響較聲稱的為少」。事實上,直至20世紀初,還有不少普通科醫師在作小手術如扁桃腺切除時,是完全不使用麻醉的。此現象或許跟「痛楚」的文化意義有關。中世紀時,一個外科醫師的優秀與否,和他製造的「痛楚」大小成正比,此信念一直持續到19世紀晚期。因此,麻醉技術的使用與否實可謂一場宗教與科學的理念戰爭:在宗教喪失了其社會及思想上的控制予科學後,「痛楚」便失去了其文化意義,變成一種純粹心理及病理的機制。自此以後,麻醉才變成科學理性的地位與力量的典範。然而麻醉技術早於19世紀早期已被發現,遠早於外科手術的發展時間,可見外科手術得以發展,無關於麻醉技術。

19世紀近代麻醉技術開始成熟,但對外科醫學的影響甚具爭議。(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至於消毒技術對手術發展的影響,一如麻醉技術,只是經後人回想而創造的革命。外科醫生與消毒技術的擁護者把消毒法作為外科手術消毒技術的始祖之背後原因有三:一、強調自身為實驗室科學,二、手術的英雄主義,三、個人對治療的干預。然而外科手術的發展要素:對清潔技術、手術場地隔離、化學洗淨的各項控制,均與消毒技術的關係不大,反而是與婦產科有關。而直至1870年,非消毒技術派的外科醫師如Lawson Tait,還使用著一種可安全移除膽囊的技術。事實上,即使是消毒派外科醫師如Frederick Treves,亦將當時(1896)外科手術諸些繁複的程序表示不滿,直言「這些表現或許科學,但並非手術的一部分。」因此現代外科手術程序的確立,雖因細菌理論而來,但細菌理論卻非發展出現代外科手術的必需條件。手術的蓬勃發展,改變了人們對疾病治療的喜好,也令它進一步被包裝成新時代的科學,即實驗室中的科學。惟值得注意的是,手術的實行並非單純因我們對身體的知識;相反,我們對身體的知識方才建基於手術實行的可能性。畢竟,西方醫學獲取身體知識的機會,大多來自外科手術。

上文花了不少篇幅描述「在英美世界中,手術的歷史是如何被不同時期的外科醫師所創造、改寫」的過程,【注5】可見外科醫師往往透過貶低先代醫者,達到抬高自身成就的目的,最終建立了外科手術的正統。

延伸閱讀:中醫的內科化

【注1賴建誠譯著:《年鑑學派管窺》(台北市:總經銷麥田出版有限公司,1996),頁55
【注2J・勒高夫:〈新史學〉,收入J・勒高夫等主編;姚蒙編譯:《新史學》(上海:上海譯文出版社,1989),頁9
【注3杜正勝:〈醫療、社會與文化──另類醫療史的思考〉,載《新史學》1997年第四期,頁148
【注4同上註,頁159
【注5Christopher Lawrence, “Democratic, divine and heroic: the history and historiography of surgery”, in Christopher Lawrence ed. Medical Theory, Surgical Practice: Studies in the History of Surgery (London: Routledge, 1992):2.
 
參考文章:
Christopher Lawrence, “Democratic, divine and heroic: the history and historiography of surgery,” in Christopher Lawrence, ed., Medical Theory, Surgical Practice: Studies in the History of Surgery (New York: Routledge, 1992), pp. 1–47
 

2017年8月29日 星期二

【AOE】「趣怪」英雄中文翻譯

最近傳出經典歷史戰略遊戲《世紀帝國》將推出第四集,令一眾《世紀帝國》迷好不期待。回顧經典作品《世紀帝國II》推出至今已近20年,當年的技術和設定由於時代所限可能有未夠完善的地方。而當中官方中文版的翻譯也有不少趣怪的地方。
(官方遊戲圖片)

撰文:陳子煒

最近傳出經典歷史戰略遊戲《世紀帝國》將推出第四集,令一眾《世紀帝國》迷好不期待。回顧經典作品《世紀帝國II》推出至今已近20年,當年的技術和設定由於時代所限可能有未夠完善的地方。而當中官方中文版的翻譯也有不少趣怪的地方。

眾所周知,《世紀帝國II》的官方中文版翻譯不太精準,而當中又以英雄單位特別「趣怪」,部分譯名令人哭笑不得。的確,中世紀的名詞很多都非常專門,即使是英文,但很多也非日常英文會使用。我也並非想要指責譯者,但不妨於此與大家分享一些突出例子:

康斯塔伯理察蒙(Constable Richemont

「康斯塔伯」音譯了「Constable」,但其實此字所指的是「馬廐」,作為官職引伸為掌管「馬廐」的人。由於中世紀時「馬匹」與「騎士」有密切的關係,所以掌管馬廐的人漸漸成為了掌管軍事的負責人,類似於「Marshal」。雅譯至中文的話可作「司馬」,又或是「統帥」。後來此職位漸漸變成負責處理王室私人事務的官職,現在多譯作「宮廷長」。此人物的原型為法國貴族Arthur de Richemont,為英法百年戰爭中的歷史人物。

諾曼地公爵(Duke D'Alençon

我無法確知為什麼譯者會將「Alençon」譯為諾曼地(第)。雖然「Alençon」(阿朗松)的確在法國諾曼第,但其歷史原型阿朗松公爵約翰二世並非諾曼第公爵。約翰二世亦為英法百年戰爭中的歷史人物。

神廟住持(Master of the Templar

這是一個非常「趣怪」的翻譯,小時候完全看不懂。「Templar」所指的是歐洲中世紀三大騎士團之一的「聖殿騎士團」。譯者似乎並不知道這段歷史,將其譯作「神廟」,而將錯就錯將「Master」譯為「住持」(廟的主人不就是住持嗎?)。但其實「Master」來自於騎士團團長的稱呼「Grand Master」,其翻譯應為「聖殿騎士團團長」。

聖殿騎士團最後一任團長Jacques de Molay。(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法萊爾塔克(Friar Tuck

Friar」是中世紀修道院內比較低階的「修士」,並不屬於神職人員。譯者似乎並不知道這點,而使用了音譯。塔克修士是在羅賓漢傳說中人物,是羅賓漢的重要戰友。

基特巴狄特(Kitabatake

這是另一個非常「趣怪」的翻譯。「基特巴狄特」這個名字看似是歐洲人的名稱,但其設定卻是日本武士,有種異地武士的感覺。但「基特巴狄特」其實是音譯自日語「Kitabatake」,其漢字應該為「北畠」(有時簡作「北田」)。英雄的名字只有姓氏,估計是指日本中世南北朝時期南朝的重臣北畠親房。

「基特巴狄特」這個名字像是歐洲人,但其實是日本南北朝的「北畠親房」。(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梅茲的斯歐力(Sieur de Metz)與貝察德斯歐力(Sieur Bertrand

Sieur」是法語中對貴族的尊稱,相當於英語的「Sir」。譯者似乎未有為意而將之音譯為「斯歐力」。在封建習慣中,所有貴族都應該加上這個敬稱,不過由於一般有封號的貴族都會以封號稱之,「Sieur」又慢慢成為那些沒有封號的騎士階層的專稱。「de Metz」與「Bertrand」兩者都是姓氏,兩人都是聖女貞德的戰友,出現於該戰役中。

聖女貞德劇情中de Metz與Bertrand兩位騎士。(遊戲截圖)
其實翻譯名中有很多音譯與主流音譯有差距,那些我在此就不特別提及。早期的翻譯有錯誤在所難免,唯希望各位看畢此篇能加深對世界中世紀的認識。

AOE系列文章:
沒有火槍的土耳其火槍兵?
從奴隸兵到蘇丹之路


2017年8月28日 星期一

歐洲中世紀簡史(三):法蘭克王國崛起

5世紀到6世紀羅馬衰亡之間,日耳曼人占據了歐洲各地,而日耳曼人王國更有如雨後春筍一般紛紛出現七
法蘭克王克羅維受洗,象徵了日耳曼與羅馬文化的結合,亦即中世紀的開端。(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前一講:日耳曼民族大移民

撰文:陳子煒

5世紀到6世紀羅馬衰亡之間,日耳曼人占據了歐洲各地,而日耳曼人王國更有如雨後春筍一般紛紛出現。好像有東起法國南部,西至伊比利亞的西哥德人(Visigoths),南起意大利半島,向北申延至德國南部與今克羅地亞的東哥德人(Ostrogoths)以及日後的倫巴底人(Lombards)【注1】,還有在今日東起德國北部,西至法國北部的法蘭克人(Franks)、今西班牙西北加利西亞與葡萄牙北部蘇維匯人(Suevi)以及北非的汪達爾王國(Vandals)。歐洲大陸的土地頓變成日耳曼各民族的移居地。

5世紀後期反羅馬覆亡後的歐洲。(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這眾多王國卻也不久就步上敗亡之路。在瀕死的西羅馬帝國身上插上致命一擊的奧多亞卡(Odoacer)死後,王國也瓦解,被東哥德人占領了意大利地區,而東哥德人之後也被倫巴底人入侵。6世紀,擁有龐大實力後盾東羅馬帝國開始著手收復失地,意欲重建羅馬的榮光。東羅馬慢慢取回南意大利半島及北方一些沿海城市,倫巴底人被迫退向內陸(今米蘭,佛羅倫斯等高地)。汪達爾人的命運更可悲,被東羅馬人重新征服,被運到巴爾幹充當兵源及奴役,慢慢消失於歷史舞台之中。另一方面西哥德王國受到北方的法蘭克人與南方的東羅馬帝國兩方夾攻日漸收縮。7世紀回教徒渡過直布羅陀,橫掃伊比利亞。西哥德王國滅亡後,西哥德人慢慢同化到法國南部與伊比利亞東部。
法蘭克王國

在諸日耳曼王國之中突圍而出的可算是法蘭克王國(Kingdom of the Franks / Frankish Kingdom)。法蘭克王國不單成功續存於動亂之中,更逐步發展成歐洲大陸上最龐大的帝國,足以媲美昔日的羅馬帝國。法蘭克人是原居於今德國中部的日耳曼部落。今日德國境內尚有不少以法蘭克而命名的地區,好像有在中部的城市法蘭克福(Frankfurt)及法蘭克尼亞(Franconia)地區【注2】。法蘭克人部族在3世紀就開始歸付羅馬帝國,在35世紀之間慢慢發展至到洛林(Lorraine)與萊茵河區及比利時一帶。

羅馬滅亡後,法蘭克薩利安部(Salians)的國王克羅維一世(Clovis I)開始統一法蘭克諸部及擴展法蘭克人的勢力。克羅維一身戎馬征戰,奠定了法蘭克王國發展的基礎。公元486年他帶領法蘭克人入侵高盧(今法國北部),成功打敗了殘存於高盧北部最後一位羅馬統治者西雅格里烏斯(Syagrius)【注3】,將法蘭克勢力擴張到今法國北方。公元496年打敗阿尼曼人(Alemanni),將東方的邊境向南擴展到今日德國西南部與法國東部一帶。507年烏爾耶之戰(Vouillé)中打敗在今法國南部的西哥德王國,占領羅亞爾河(River Loire)以南至圖魯茲(Toulouse)大片土地。公元509年,克羅維在經過長年的戰爭與勝利後,最終成為整個法蘭克的王,並由其家族世代統治法蘭克諸部,開啟了梅羅文加王朝(Merovingian Dynasty)【注4】。

法蘭克王國的領土擴張圖。(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克羅維歿後,雖然根據日耳曼人的傳統由他的諸子分別繼承了他的領地,但法蘭克部落尚能維持於一個整體,不至於分裂。6世紀早期,法蘭克王國繼續向外擴張。公元534年,終於征服了西方最後的一個日耳曼民族勃根底人(Burgundians)。大約在六世紀中,自阿爾卑斯山以外,庇利牛斯山以北整個西歐地區都被法蘭克人征服。得到大量征服而來的土地後,法蘭克人把土地分成四個部分:日耳曼部落原聚居地(德國一帶)稱為「東方的土地」(Austrasia);而西方居住著大量羅馬遺民的北高盧地區,稱為「新土地」(Neustria);從勃根地人征服回來的勃根地(Burgundy,今法國東部,瑞士及德國三國交界處);以及從西哥德人中征服的亞奎丹(Aquitaine,今法國南部)。

下一講:中世紀模式

【注1】倫巴底(Lombardia),來自於「longobardia」,意即「長鬚」。長髮束鬚是當時蠻族一個流行的風格,與羅馬人著重外表整潔至成強利對比。
【注2】法蘭克尼亞(Franconia)是法蘭克人之地的意思。此地古代是法蘭克公國(Duchy of Franconia)之地,今為德國行政區。
【注3】 其父艾芝迪烏斯(Aegidius)為西羅馬帝國高盧地區的軍事統師(magister militum per Gallias)。西羅馬覆亡後,自成一角於高盧。
【注4】 梅羅文加王朝的第一位國王是薩利安部的希爾德里克一世(Childeric I)。王朝因希爾德里克一世父親梅羅維(Merovech)而得名。日耳曼人傳統習慣以父親之名加上「-ing」的字尾作為名號的一部分。此習慣今尚見於俄羅斯語中名字父親名稱加上男子用的「-ich」或是女子用的「-dona」)。後來王朝的始創者的名字漸漸成為王朝的名稱,有近似於姓氏的概念。

【漫談】陽具崇拜



撰文:趙鍾維

兩周前到台灣花蓮旅遊,其間到訪七星潭,在石灘上拾起了一石塊,甚覺有趣,就拍下給朋友看:



陳子煒急着就打了一句「Phallism!」這是什麼?簡單來說,就是陽具崇拜。劉澍在《永恆的性戰爭》一書中寫到:「從人類學的觀點來看,早期的部落民族,對於陽具的生殖力量有著很深的迷戀和崇拜心態,到後來父攏體製的建立,男性更強化了陽具的絕對價值,以這種絕對價值來壓迫女性,多少會在女性的意識中烙下陽具是主宰一切的絕對形象。」

這是很強的東西吧,若然在古埃及有統治者見到這塊石頭,定然是要好好供奉起來的。


陽具崇拜在先民世界是極為普遍的,在中國地區也是。現時西南部仍有部落在婦女成年時,要坐一坐大型的陽具石,以祈求早日生育——人口是部落最基本的資源。


在我們漢人社群中,雖然已相當脫離陽具崇拜的世代,但陽具崇拜卻始終沒有離我們太遠。在祠堂之中,一個個神主牌,古代稱為「木主」。木主是非常源遠流長的東西,《史記》中記載周武王就是載着文王的木主去伐紂的。東漢大思想家王充在《論衡》中也寫到:「禮、宗廟之主,以木為之,長尺二寸,以象先祖。孝子入廟,主心事之,雖知木主非親,亦當盡敬,有所主事。土龍與木主同,雖知非真,示當感動,立意於象。二也。」簡單而言,這塊長兩寸的木頭是象徵祖先的,要好好孝敬。

那木主到底是什麼?先看看它的形態:

這是亞聖孟子的木主,設計也算相當「典型」了,這像什麼?嗯,應該不用說了吧。

王充說木主「以象先祖」也是非常有味道的說法。「象」是什麼?就是象形。古代祖先的「祖」字,有學者指示字部是後加的,本來就只有一個「且」字,這個「且」字是怎樣寫的?不妨問問漢字叔叔。

Oracle (甲骨文编裏的字) Characters 
J29048J29049J29050J29051J29052J29053J29054
J29055J29056J29057J29058J29059J29060J29061
J29062J29063J29064J29065J29066J29067J29068
J29069J29070J29071J29072J29073J29074J29075
J29076J29077J29078J29079J29080J29081J29082
J29083J29084J29085J29086J29087J29088J29089
J29090J29091J29092J29093J29094J29095J29096
J29097J29098J29099J29100J29101J29102J29103
J29104J29105J29106J29107J29108J29109J29110
J29111J29112J29113J29114J29115J29116J29117
J29118J29119J29120J29121J29122J29123J29124
J29125J29126J29127J29128J29129J29130J29131

這些一個個且字是什麼意思?有不少學者都直指這是男性性徵(嗯,正統訓練的文字學者比較少會這樣理解啦)。當然,我還是覺得《說文解字》中的「且」字寫得更為傳神:


所以說,強調「慎終追遠,民德歸厚矣」的漢人,還是祭祀傳統上,很大程度地保留了一定的陽具崇拜。

但說到最後,陽具崇拜到底是什麼?找機會再談談圖騰文化的問題。